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矣

啰嗦说教老古董,可能以后成长为叶臻。

假装宫廷戏

做好被坑的准备了吗?


王源是京城第一大酒楼的管账先生,放到今天就是个会计。作为一个年方十五二十四孝生活健康无特殊嗜好的少年,王源的生活一直十分的风平浪静普通充实,直到小皇上第一次选妃的那天。

“哎——这帖子怎么发到我这来了——不是,你们肯定认错人了——”

事情还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准确来说是从王源掌柜家闺女说起。

王源从小便以神算子闻名于大街小巷,可惜父母都早逝,幸亏有远亲看在同姓的份上收养了他,正是这家酒楼掌柜。王源不爱学四书五经,索性就着神算的名在酒楼当了管账先生,倒是从没出过差错,每个月例银比表哥堂姐多拿一截。

王源这大堂姐,也是个蔫胆大的,从小沉默寡言循规蹈矩,谁知道关键时刻给爹娘整了个大乱子。

“哎你听说了吗,王家那大小姐跟跑堂小二跑了——”

“是不是就那,开酒楼的王家。”

“对对对……皇上这是要选妃呢,看他家这会怎么交代,可就这么一个闺女。”

王家的确没法解决。

何止没法解决!王家简直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难道要去告诉皇上本来要参加选妃的女儿跟小二跑了?开玩笑,皇上一不高兴脑袋还要不要了,这事也不知道哪个该拔舌头的说出去的,但是当务之急,从哪去弄个女儿?

王家一家上下觉得自己脑袋要保不住了,然而王源什么也不知道,去杭州查账的王源,选妃会前一天才带着一摞账本风尘仆仆回来。

掌柜看着王源灵机一动。

京城那么多达官显贵,他也就是有钱了点,肯定不会被皇上选中。王源跟他堂姐同岁长得白白净净的,绝对可以蒙混过去。

很有道理的样子啊……这孩子会答应吗?

掌柜又开始发愁,摸摸有些发亮的脑门,“源源啊,有件事需要你帮帮忙,对伯伯挺重要的,很简单……”

“行啊,什么时候?”肯定又是哪里的货出了问题有搪塞的,王源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反正也不会太麻烦。

“最近,最近。源源你先去休息吧,到时候再通知你。”

“行,那伯伯我走了。”

掌柜看着正上楼的王源默默叹口气,伯伯也是迫不得已啊,为了一家老小性命,回来一定好好补偿这孩子。

清早被敲门声吵醒的王源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这红帖子是什么玩意!这不该是给我的!

“肯定是你,王大小姐。我们也是没办法,但是皇上的选妃必须要去,小姐您躲也没用,还是安静一些吧。”

“不是……”

进门的公公仿佛早就知道“王大小姐”是个顽固分子,对王源的辩解充耳不闻,万分无奈之下王源只得乖乖跟着走。

这小院真好看,看这假山做的,等会,我这是被带到宫里来了?

认为自己这辈子和皇宫八竿子打不着的王源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谁允许你们这么做的?我的账本还在房里!还没查完!三千两银子!万一错了皇上赔我吗,说好的牵挂天下苍生黎民百姓?

“好,你们就在这个大院子里面,等会儿按照我念的名单五人一组分配住处,收拾自己的东西安顿一下。”

王源傻眼了。他被带到一个全是各家小姐的院子里,一股浓重的脂粉味扑鼻而来。

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是……选妃会?

这不应该是堂姐参加的吗!为什么把我带来了!

伯伯说的帮忙难道就是这个?

佛祖保佑。

好冷漠啊

穿着男装的自己好像有点碍眼诶。

那边那个,好像是经常来找表姐的李家小姐哦。

“好的,不要讲话了——念完名单会有公公领你们去住处,记住自己是在哪里。刘慧慧……”

直到名单念完,王源都处于放空状态。

“这位姑娘,为什么你还站在这里?”公公看着穿着男装的王源皱了皱眉。

我也想知道我为什么站在这……而且,我真不是姑娘……

“王姑娘——”公公拿着名册在王源眼前晃了晃,一个明晃晃的“王瑞”写在上面。

好吧。王瑞是他表姐的名字,看来真是顶了他表姐了。

后知后觉的王源再次乖乖跟着公公走了。都到了这个地步,难道还要皇上治他伯伯个欺君之罪?掂量一下轻重,显然继续装下去为妙。

第二天清早,更头痛的事情发生了。

旁边周家小姐的胭脂几乎要洒在王源的脸上,王源内心更加忧愁。

怎么继续装下去哟……好像是要穿裙子是吧。喔……这屋里还真有,伯伯给堂姐准备的?

豁出去了。

王源痛苦地套上裙子,梳了梳辗转难眠一夜乱七八糟的头发。

好像还缺点什么。

旁边那个姑娘让丫鬟给自己带上了一个看上去就很重的头饰。

对,头饰。

现在的目标就是成功蒙混过关,迅速被皇上赐花,然后回家查账!王源把箱子翻了个底朝天,找到一个勉强看得过去的玉簪子。

那么多戴金银的,我戴个玉的,皇上肯定看不到我。

王源默默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太机智了,没准今天晚上就能回自己的房间睡了。

“赐花。下去吧。下一个——”

小皇上坐在龙椅上不耐烦挥了挥手,已经两个时辰了,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太后皱皱眉头,两个时辰一个人也没留下,这孩子是打算干什么。

“还有多少人?”

“回皇上,还有十五个。”旁边的太监恭恭敬敬地回答,小皇上看着脾气不太好。

“一块儿上来吧,朕没空。”

“皇儿,你打算一个人也不留下?”

成何体统。

小皇上迟疑了一下,礼节上好像是不太过得去。看一眼下边跪着的各家金枝玉叶,小皇上愈发头痛,这股脂粉气几乎要让他晕过去,弄这么一群人在宫里……

“就你吧,你叫什么。”小皇上指指王源,就这一个看着舒服点的。

王源没回话,他哪知道皇帝指他,事实上王源快把自己缩进地里心里默默祈祷皇上别看见他。

“抬头。朕问你叫什么。”

实在是太喘不过气来,小皇上的耐心几乎全无。

“回皇上的话,她叫王瑞。”太监赶忙来打圆场

王源哆嗦一下抬起脑袋来,对上皇上的眼睛。小皇上长了双水波荡漾的桃花眼,正定定看着他。

当今小皇上十六岁,登基刚满一年便指挥军队大破边境骚扰的蛮夷,本朝第一位少年天子,好像是叫……王俊凯?

长得还挺好看的。

“就你了。还有那两个,那边两个。剩下的赐花。”

小皇上随手指了几个走了,留下木然的王源,或欣喜或沮丧的小姐们。

这可怎么办哟……王源心里乱七八糟,本来以为能回去了,谁知道那么多人偏偏被选上。皇上肯定会发现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脑子里只有算盘账本的王源一筹莫展。

寝宫的小皇上也一筹莫展,怎么才能把这帮女人弄出去哟,头痛……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