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矣

啰嗦说教老古董,可能以后成长为叶臻。

期待爱【大修完整】

bgm林俊杰金莎《期待爱》全文5k9

初恋准备好了吗?Action!



My life 一直在等待
空荡的口袋
想在里面放一份爱

 
 
马思远第一次注意到Karry其实一点也不浪漫。
升旗仪式国歌响起前的整队总是乱哄哄的,马思远不高也不矮,正好站在队伍的中间,任凭体委把它拽的正一些和前边对齐。毕竟作为刚刚评选上的年级最迷人班长还是要以身作则的。
“敬爱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冗长的国旗下讲话后是更加无聊的年级主任讲话,啰啰嗦嗦一大堆关于安全早恋和学习考试的问题,马思远站得脚底发酸,不停地给自己换身体重心企图让时间过得快一些。
旁边的班级窸窸窣窣开始移动,是和他们挨在一起的八年级二班。
马思远在一群裹着麻袋一般校服的身影中一眼找到了Karry,即使穿着那么丑的校服也修长得和白杨一般,真稀奇。
“马班长,你愣着干嘛,走了!”
“哦,哦,走神了。”快步跟上去,马思远收回目光。
下星期的升旗,马思远终于按捺不住,在教导主任的废话中轻轻碰了碰旁边女生的胳膊:“哎,你认识那个男生吗?”
女生的目光飘往八年级那边旋即回头,眉飞色舞:“马班长你不知道吗,那是刚从美国转回来的Karry学长……”直到接收到了老班的眼刀,女生才悻悻的闭上了嘴。
马思远确实不知道Karry,但听那女生说的,好像确实挺厉害的。

Why 总是被打败
真的好无奈
其实我实实在在不管帅不帅

 
 
之后的几次升旗仪式马思远的眼神总是往八年级那边飘,也不注意去看旗子是不是正好在国歌结束的时候升到最顶端。
其实也是有克制好奇,但是就是,控制不住。马思远自己也挺烦这个举动的,干嘛老去看人家,明明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没什么不同的,但是karry就是看起来舒服一些。几个星期下去马思远也就放弃挣扎,放任自己的目光飘摇着穿过几列队伍,落到karry身上去。
某个星期照例往那边瞧,恰巧迎上了一道目光。马思远有些心虚地扭过头,装作好好听国旗下讲话的样子。不会是被他发现了吧?怎么办?他会不会早就知道了,肯定觉得我很奇怪……今天我头发乱吗?
强行掩饰住内心的慌乱,马思远伸手理了理头发,把身子挺得直直的。
“最近学校附近车流比较大,同学们一定过马路的时候注意安全……”上午的阳光正是炽烈,马思远闭上眼睛极力压制略高的心跳,为什么今天这么热。
“马思远,一会儿你去二楼会议室开会。”老班悄无声息拍拍马思远肩膀。
“介绍一下,我是八年二班班长Karry,班长委员会副主席。”

会议室的空调让人昏昏欲睡,低沉的声音响起,马思远猛的抬头,他什么时候到这来的?周围的女生窃窃私语,眼神不时向Karry那边偷瞄,那边倒是毫无反应,强调完班会内容便挥挥手放他们上课去了。




想要找回来
自己的节拍



学校心血来潮搞了社团活动,地点在自习室,其实也就是变相的讲课。马思远坐在第三排的中间,身侧一阵风带过吹得他刘海有点飞起。
老师有点不满有人这样走进他的教室,定睛一看风风火火就来的学生是谁,放弃了训斥的打算。对好学生总是有一些优待,更何况是他刚刚从美国回来,规矩大概也是不怎么懂,慢慢就好了。
马思远感觉到身后有人落座,莫名有点紧张。心里痒痒的想回头看一眼却又碍于上课没办法实践,只好把头埋进书里压下心思研究刚刚的大题。
课程很快结束,剩下一个小时自由讨论时间。有只手在拍他的肩膀,马思远把头扭过去。
“同学,可以给我说一下刚刚在讲哪道题吗?我来的太晚没听到。”
传说中高冷的Karry学长其实很自来熟啊。
马思远接过从后面递来的书一道一道地圈题,对方的书比脸还要干净,马思远暗暗吐槽,书上几乎一个字都没有。
“我叫Karry,你这人挺不错的,交个朋友吧。”
时至今日马思远想起这句话仍然想笑,那时候这么中二的Karry怎么会成为那么多女生的男神,真不科学。
马思远来社团的频率逐渐高起来,几乎堂堂不缺席,Karry也是如此。座位本来是不固定的,但Karry每次都是理所当然一般坐到马思远身后,迟到了再理所当然地借马思远的笔记抄,上课把腿搭在马思远凳子上晃悠晃悠晃悠,马思远几乎从不把他的脚踢开。晚上回家马思远总会等Karry一小会儿,虽然他俩不同路,但出学校短短二三百米的路程能被他两慢悠悠走上十分钟。

 

 

 

我猜,你早已发现我的爱
绕几个弯,越靠近越明白

 

 


“哎,马班长你知道吗,咱们年级那个谁谁谁今天放学要去和karry学长表白……”
不知道从谁嘴里听见这么一耳朵,马思远心里莫名乱七八糟。他认识那个谁谁谁,年级里出了名爱打扮的那个。下午揣着书去自习室连带着karry也不顺眼起来。
“马思远——”
懒洋洋的声音从后座传来,马思远心里更烦,“干嘛?”
“周六有空吗?我请你吃烤肉。”
“看时间吧。”
马思远模模糊糊地回答,把脸埋进胳膊里。
“不是——马思远你病了?怎么这样?”karry强行把马思远拽起来。
“没事没事……”眼前的桃花眼透着关切,马思远敷衍着回答。
这个周五的下午格外的清闲,两节英语课过后全部都是自由活动。自习课空荡荡的只有他和karry两个人,马思远趴在桌子上生自己的气,有人给karry告白你生什么气?好笑。
放学铃响,马思远拿着只写了一半的试卷,倚着后面karry的桌子,karry看着马思远脑后的头发若有所思。
“学长——我可以单独和你说句话吗?”该来的还是来了。Karry皱皱眉头跟女生走出去,马思远重重的把书包放在凳子上开始收拾,快步从自习室门口走出去。
有人给karry告白你到底生什么气!真没礼貌。理智的小人不断呐喊,但是心里升起来的怒火怨忿和酸意淹没了一切,看什么都不顺眼。天空飘起了雨点,马思远的伞落在自习室只好跑着回家,不到半条街便全身湿了个差不多。
Karry会和那个女生牵着手撑一把伞回家吧——想到这竟然有一点委屈,马思远干脆找到个避雨的角落放下书包坐一会儿。
“马思远——你怎么没拿伞就跑了!雨下那么大你傻啊!”雨帘里有个不太清晰的人影跑过来,薄薄的衣服被雨淋透了黏糊糊贴在身上,马思远几乎瞬间便认出是karry,跑得太快干脆收了伞,雨水顺着发丝流下来。
“你才傻!你有伞还淋个湿透!”马思远一下子蹦起来把karry拉进角落里。
Karry看了马思远一会儿,“噗嗤”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马思远莫名其妙,突然想起来自己还在因什么原因生他的气,想不理他,但是看他可怜巴巴冒着雨给自己送伞又不舍得。
“马思远,你跑什么?”karry本想说马思远现在的形象像个斗败了的小公鸡,和他平时的班长形象大相径庭,又怕马思远炸毛生气,只好先捡着重要的问。
“你女朋友呢?”马思远装作雨声太大没听见Karry问话。
“哈?我什么时候有女朋友?我都不知道。
“就是,刚刚给你表白的那个。”
马思远终于还是没忍住说了出来,语气中的酸意满的都要溢出,还感觉有点难为情,我什么要跟他说这些呢,显得自己吃醋了一样。
“我根本没答应她——”karry迅速反驳,看到马思远眼睛亮了一下随即明白了事情始末。
“你生气了。”用的不是问句而是陈述句,karry笑得露出一对尖尖的小虎牙和对称的猫纹。马思远愤愤地甩下伞跑了,反正雨也越来越小,留karry拎着两个书包一把伞在后面追。
Karry这个傻瓜,根本不想跟他说话好吗。
 

期待,期待你发现我的爱
无所不在,我自然而然的关怀
你的存在,心灵感应的方向我一眼就看出来
是因为爱

 


马班长不出意料的病了。淋了雨又在大马路上你追我赶,不生病才怪。
今天还有社团活动来着,去不了,有点遗憾,只有一点。马思远叹口气给班主任发短信请了假,乖乖地被妈妈按到床上喝完感冒冲剂休息,手机就在手边上,但是刚刚保证了了要睡觉不能玩手机。
就一小下,应该没问题吧?
乖宝宝马思远第一次生出了这个念头,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家门关上的声音传来,妈妈上班去了。挣扎一番马思远还是拿起了手机,连上网。
太不乖了。虽然这样唾弃自己,但还是打开了微信界面,上面果然有karry的几条未读和晚安,被自己做完发烧略过去了。
第一次不回复,他大概会担心的吧?
马思远本打算给Karry回条消息,想了想又放弃了,还是别打扰他上课,翻来覆去把那几条消息看了好几遍才把手机放下。Karry现在应该是在上语文课,再过两三个小时他就会发现我没去学校……
手机提示音“叮”的一声,马思远打了个激灵。屏幕赫然是Karry的消息提醒。
“马思远,你是不是昨天淋病了,七年级的说你今天没来。”
“看到这条消息不许再玩手机了,马上睡觉去,别忘了吃感冒药。”
“乖”
说谁乖呢?马思远冲着手机翻了个白眼,还是乖乖地放下手机躺下。Karry还真是胆大,他去哪给自己发的消息?

“这就去啊远远,不在歇一下午了?”

“落下课就不好了。”马思远匆匆蹬上鞋跟妈妈挥手出门,他已经不发烧了,但是疲倦感仍然很重。

Karry正在第一个街口等着他。街上人流很多,马思远一眼看见一个瘦瘦高高的身影站在树底下朝他家的方向张望。

突然有点局促,马思远上前拍拍Karry的后背。“你怎么过来了?”

“顺,顺路。”

这大概是Karry这辈子最蹩脚的谎言,马思远天天和他一起走,还能不知道他家根本不在这条街上?几乎是脱口而出的一瞬间Karry就感到后悔。

“行,走吧,快到时间了。“马思远并没有反驳他,也没问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按理来说生病发烧都是清一整天的假的。

路上还残余着水洼,两个人似乎都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事,一蹦一蹦地从水洼上跳过去,书包在肩上一下一下地颠。

“Karry——”半晌无话,马思远终于开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问题有点突兀,虽然这个年龄的男生间经常谈论这个话题,但是他俩总是默契地避开这一类问题,去讨论游戏,学习,班里的事情,全然没有躁动懵懂。马思远的提问方法纯情的异常。

“就,很善良的,有点可爱的那种吧。”Karry被打个措手不及。

“这样……”

两个人的路显得很短,一步一步眨眼便到了学校。Karry在马思远年级前的走廊反复叮嘱几遍记得吃药才上楼。

“马班长,你跟Karry学长关系这么好啊。”

“谁跟他关系好啊……”马思远嘀咕着走进教室,手里紧紧攥着Karry刚刚塞给他的糖浆。

下午班里一对小情侣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没一会儿班主任便通知他下午班会课要重点强调一下早恋问题。班主任是个老头,来来回回说着车轱辘话,马思远无端想起来Karry的脸,他手指碰到自己肩膀的感觉。

Karry上课的时候偶尔会从后面给他递过来张小纸条,每每马思远都是小心翼翼毫不犹豫地接过来,会碰到他的手指。台上老师的目光扫过来,马思远立马挺直了身子,手里紧紧攥着一张纸条,紧张兮兮正襟危坐。其实耳朵也是红彤彤的,只不过马思远自己看不到。

“马班长——今天老班说话的时候你脸红了,想谁呢。”

“想你。”冲同桌翻个白眼,马思远手里的笔转个不停,险些飞出去。

“别不好意思啊马班长,想哪个班的小美女?给哥们认识一下。我们马班长看上的,绝对差不了。”

同桌的话越飘越远,马思远有点想笑,小美女Karry?

“给你说啊马班长,有喜欢的就赶紧去追。”见马思远没反驳,同桌越说越起劲,老班从教室后门走进来。

“你出来一下。”

有点庆幸同桌没再说下去,脑海里Karry的影子越来越清晰。那个带着生人勿进气息的从美国回来的学长并没有人们想的那么冷漠,也会忘带笔记本去借他的,也会在雨里狂奔淋成落汤鸡,也会笑得露出一对虎牙猫纹,也会上课给他传纸条,也会熬夜给他发微信唠嗑互道晚安。

真是太糟糕了。

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他了?校规第十条禁止谈恋爱的。

哎……不对,好像不该想这个。

表现的那么明显,Karry该不会发现我喜欢他吧。马思远伏在桌子,盯着笔袋上穿着蓝衣服的小人。

 

 

所以这一次

我要勇敢,大声说出来

 

 

八年级的铃要比七年级晚十分钟。马思远靠在八年级走廊的墙壁上,看着窗外风雨欲来。天气太差劲了,不知道Karry有没有带伞。隔着一面墙,可以听见老师通过扩音器放大的嗓音夹杂着敲黑板声。

“同学们,这个题要结合它的图像去看……”

于是一放学,Karry便看见昏昏欲睡的马思远倚靠在教室门边。

“你是不是又发烧了?“

“没有没有。“

Karry很轻地把马思远摇清醒,同学们鱼贯而出时的走廊变得拥挤,Karry只得把马思远揽到一个角落里。

“带伞了吗?”

“只有一把,“Karry瞄瞄马思远空荡荡的书包外侧,”我送你回去吧,再淋雨你这星期都别想上课了。“

马思远没拒绝,还稍微有点窃喜。谁不想暗恋对象送自己回家?哪怕自己稍微弱势一点,也是没关系的。他向来喜欢诚实地,遵从自己的内心做事。

雨是夹杂着风来的,拿伞也躲不过。Karry凭着自己力气大强行把伞歪向马思远一边,半边身子淋个透湿。两个人踩着水走过一条条街,鞋子溅上星星点点的泥点

“我特别喜欢下雨的味道。”

淅淅沥沥的雨和马思远的薄荷音没有丝毫不和谐。Karry安静地听,马思远却没再继续说,一抬头,已经到家了。

“上去换件衣服吧,反正周五。”马思远执意把Karry拽上楼,他知道Karry家里没人,让他穿着湿衣服自己回家太过意不去。

只有马思远的妈妈在家,准备好了干燥温暖的衣服,洗澡水和晚饭。

“阿姨好——”

Karry仿佛变了张脸似的,一副乖宝宝做派,被马思远推着进了浴室。

“远远和我说了,小凯晚上家里没人是吗?今天就在阿姨这吧,阿姨给你们做好吃的。”Karry一张脸本就讨得阿姨开心,一听是Karry是马思远学长,自己家里没人还把马思远送回来更是执意要留Karry过夜。

答应?还是不答应?马思远的心“砰砰”地跳,天公不知是不是作美,雨不但没停反而越下越大,开窗一股泥土的馨香。

“那就麻烦阿姨了,不好意思。”Karry笑得灿烂,手里紧紧捏住马思远递给他的换洗衣服。

“不客气不客气……远远快招呼小凯洗手吃饭了。”妈妈笑眯眯走开,留下Karry和马思远两个人在走廊,气氛沉默得有些尴尬。

“马思远?”

“洗手间在那边!“明明每天都见面聊天。马思远转身装作去帮妈妈盛饭丢下一句话落荒而逃,Karry的眼睛杀伤力太大了,弄得他也像学校那帮花痴女生一样,怪丢人的。

“妈,我俩住一个房间?“

“小凯今天先和远远挤一下吧,客房堆了有东西,阿姨不太好收拾……“

“好的,阿姨我帮您铺床就好了。”

马思远在一旁目瞪口呆,这真是太犯规了。

关灯后的屋子并不暗,窗帘没拉紧,有隐约的光透进来。

马思远倚在床头假装玩手机,心思早飘向旁边。Karry侧身背对着他,软软的头毛耷拉下来。

--Karry

--?

马思远打开微信界面噼里啪啦打字。

--我给你说个秘密吧。

有点矫情,他平时不会这么说话,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

--先别说,我猜猜。

Karry的回复几乎是同一时刻,侧着身子,马思远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旁边手机屏幕暗下去,还没反应过来,马思远感觉一个软软的东西,接触到他的嘴唇。Karry整个身子倾过来,距离近得马思远可以数清他的睫毛。

半天没回神。Karry很快离开,马思远的手机“嗡嗡”震动。

--我喜欢你——很意外吧?

--咱俩在一起,不说话,当你同意了。

还是独属Karry的平平淡淡的语气,这个人刚刚来了这么一出,抢走自己的初吻竟然还这么平静,是不是在美国也这样勾搭了很多女生?

--我很真诚地,希望成为马思远的初恋男友,也希望马班长可以成为我的初恋男友。

明明近的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还要在微信打字。马思远可以看见Karry打下最后一行字时露出的虎牙尖,这个坏蛋。

“准了。”

最后只能附在Karry耳边吐出这两个字,Karry扔下手机,在被子里悄悄握住马思远微微汗湿的手,磨磨蹭蹭许久才牵着手睡着。

 

不要走开

幸福的开始就是放手去爱




终于写完了 难产一个月。

这篇文给我祈福下吧?想被录取。

说真的我初中没谈过恋爱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笔芯 看文愉快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