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矣

啰嗦说教老古董,可能以后成长为叶臻。

给你【3】

学长请吃饭是个很重要的事

王大源!哪儿去!”刘志宏一把拽住逆着人流走的王源,这小子白的亮眼,想看不见他都难。
王源balabala把刚才的事复述了一遍,省略最后别校徽那一段儿。
“我擦你小子可以啊,这就进了校会?还是王俊凯邀请你的?!长得好看的优势啊……”刘志宏啧啧感慨,手往王源肩膀一搭。
“二文你终于承认哥长得帅了。”
“给你根杆你就赶着登天。”这回轮到刘志宏翻白眼,轻轻推推王源肩膀,“所以说他为什么邀请你。”
“我长得帅。”
交流失败。刘志宏后悔得不得了,干嘛要问这个问题。“那你去找老邓了吗?”
“刚刚去了,老邓答应得可爽快,反正在他眼里我也不是啥好学生。”王源笑得随意,中考失利让他的学号难看到不行,这么一个学生出去玩,谁会注意。王源拉着刘志宏往宿舍方向跑。
“大源儿……”
“没事没事,二文你这哭丧脸的样儿!太给老子丢面。”
一溜小跑回了寝室,其他人都在食堂吃饭,王源踹上门三下五除二开始脱衣服。
“大源你干嘛,我给你说我最喜欢萌妹子。你虽然十分美少年我也是不能接受的,况且咱俩从小青梅不对竹马竹马你忍心吗……”
“呸!”王源拎着浴巾进了浴室,把脏衣服扔给刘志宏,“待会儿跟你的一起送去洗衣房,用我的卡就行,我这次没带多少便装,以为用不着来着,我那套军训服给你穿,把你的便装给我两件。”
“王大祖宗我真是欠你的。”
刘志宏一屁股坐在床上,太累了真是太累了,人为什么要上学。
“等一下——”
刘志宏看着王源就这么滴着水,还带着泡沫,一步一出溜地从浴室冲出来,从他手里抢过刚刚脱下的脏衣服。
“王大源你这兜里有彩票?”
滴着水的王源小心翼翼地找到会徽,试图取下又放弃,把衣服整整齐齐放在床上。“先别拿走它。”
刘志宏简直无语,这可能是个假王源,真王源怎么会这么不计形象。
“我说你这衣服上是个啥?不就是个会徽?丢了让你那学长再给你拿一个呗,况且我这还没弄丢,你咋不摘了。”
“那……你摘了吧,给我放枕头上,省得一会找不着。”
王源嘴里一大口牙膏沫,说话含含糊糊的。洗完一个战斗澡飞快换衣服揣上饭卡就打算走。
“几点回?”
“谁知道呢……可能到晚三。要我给你带东西吗?”
王源有点期待,H中的伙食可是出了名的好,况且还有老油条带着。
“您记着把自己带回来别丢了魂儿就成。”刘志宏又一个大白眼,没见王源这小子跟自己出去吃饭这么用心倒饬,人果然是看脸的。
操场远远传来喊号的声音,王源一件白T在绿色军训服中扎眼到不行,好在很快融入了蓝白的高二校服中。“王源儿?”
“俊凯学长——我正打算去找你。”王源抬头,王俊凯在上一层的楼梯上拿着一札纸朝他挥手,逆着人流噔噔跑下来,引来旁边匆匆走过的学生一阵侧目。
“走吧。”王俊凯比王源高半个头,胳膊自然地搭在王源肩膀上,别着王源下楼,王源有点别扭但只好依了他,耳尖透着微微的红色。
“你喜欢吃什么?”
“都还好吧,我不挑食的。”王源露齿一笑,带着点天真和愉快地朝王俊凯投来一瞥,黄昏的夕阳投在校园路上,把王源的目光折得莫名好看,王俊凯顿时心下一动。
“那……那咱去吃小面吧,第五膳食班那个大师傅是重庆人,做的特正宗,平时只做牛肉面的,我特意叫他今天留了辣椒麻油。”王俊凯说完就有点想抽自己,还不知道人家吃不吃辣就定好,失策失策,万一害了人家肚子疼……
“真的吗学长,我老家就是重庆的!”
“主席——干什么去!今天晚上有例会你不在备材料?”
王俊凯沉浸在歪打正着的喜悦中,被路过副主席的一声喊召唤回来。副主席陆铭在王俊凯隔壁班,是个美术特长生,平时闲的发慌,承担了王俊凯撒手不管的大部分学生会事务。
“呦呦,这事就交给你了。今天我有个重要的事,要在例会上说。”
陆铭横了王俊凯一眼走了,鬼相信他有什么大事,平时这个点都在休息室补觉,今天破天荒出来瞎溜达,还跟了个白的晃眼的小学弟。
“呦呦?”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王俊凯解释,王源哭笑不得,这绰号取得。

好快啊一眨眼都十六岁了……我还记得写第一篇凯源文那时候。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