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矣

啰嗦说教老古董,可能以后成长为叶臻。

给你【2】

校园 学长学弟    jk终于可以开撩了……

接下来的两天王源都没看见王俊凯,本来高一和高二的时间就是稍微错开的,连吃饭都不一定在同一个食堂,整个学校四千多人,碰见王俊凯的几率微乎其微。就在王源对那个小虎牙学长印象越来越浅的时候,校学生会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彼时王源接到这个消息,他正在操场站军姿。两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场地,一片一片儿全是人,实力诠释了大军压境四个字,只不过是老幼病残军。“王源儿,你就是王源儿是吧,赶紧去三楼级部,校会说你被录用了。”
“校会?校学生会?”
王源一脸懵逼,自己明明没报过什么校学生会,而且校会不都是高二高三的吗。“叫都叫了还不快去!万一不是叫你的你再回来,躲一会儿军姿也行啊。”刘志宏苦口婆心地嘴唇蠕动着,目光遇见教官立马挺直了身子。
八月末仍有蝉的鸣叫,自己却已经进了学校受罪。王源沉痛地往教学楼一步一步挪动,高二高三还在上课,高一鸦雀无声地站军姿,整个校园除了蝉鸣声一片静寂。
“您好?”王源小心翼翼敲敲门,几乎被蝉鸣声湮没。话音未落,就有个略带沙哑的,有点熟悉的声音应答。
“请进。”王俊凯端端正正地坐在电脑桌前,扭过头来看着王源。
“学长,您找我?”王源依旧站在门边,王俊凯起身示意他进来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开门见山,“不就是两天没见,那么生疏干什么。我帮你打好招呼了,来校会吗?”
王源以为自己听岔了。“学……俊凯学长,校会不是只有高二高三才能进吗?我进不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的,”王俊凯又是一个眯眼笑,露出尖尖的白白的两颗虎牙,“校会欣赏你的人才,年级的事不用担心。还有啊,你进了校会,就不用军训了,想不想?”
看着王俊凯充满真诚与迷惑性的笑容,王源动摇了,千载难逢的不用军训的机会,干嘛要错过。但是他并不相信王俊凯说的关于才华的鬼话,他刚来这个学校,又不是什么状元,凭什么就被看重?
“那个……”王俊凯清清嗓子,一个个儿挺高的男生“咣”一脚踹开门闯进来。
“敲门。”王源看见王俊凯戏剧性地一秒黑脸,然后迅速切换回来,憋不住牵了牵嘴角。
闯进来的男生带着焦急混合着歉疚的表情,王俊凯看看王源表情缓和了点,“怎么了?”
“主席,原本要负责开场的那俩高三的出车祸了……人没事,就是肯定不能上台,要在医院静养。”
卧槽他竟然是主席。
王源一脸懵逼,所以说刚才是主席邀请他进校会?天哪大写加粗的金大腿不抱白不抱源哥从不做亏本生意。
闯进来的男生也一脸懵逼,妈呀为什么这个点级部会有还穿着军训服的学弟。王俊凯的弟弟吗?他刚刚是打扰了王俊凯和亲爱的弟弟说话吗?为什么他原来不知道主席有个长得这么好看的弟弟!天哪主席刚刚看起来很高兴结果秒黑脸完了完了接下来可能要一直查室外卫生区了……
“那个……我知道了。我会解决的,现在我优先解决一下小学弟的事?”王俊凯手里的笔转的猎猎作响,明显是在下逐客令,王源有点尴尬。
“俊凯学长,这个学长好像挺着急的——”
“不着急!”闯进来的男生二话不说以闯进来的速度飞奔出去,听声音还碰倒了门外的椅子。
“王源,我打算和你一起排练一个节目,就用军训的时间,不耽误学习,怎么样?”
原来是这样。王源反而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这个学长有什么奇奇怪怪的要求,比如说像电影里演的收保护费之类的,一个节目算什么,不用军训还能进校会,美差美差。
“那,俊凯学长想的节目是?”王源恍恍惚惚看见对面人眼睛一亮。
“合唱。”
简直小case源哥可是合唱团的领唱,到时候秒你H中男神可不要再简单,王源得瑟得小算盘打得“啪啪”响。
王俊凯看王源得意的小表情就知道事情没跑了,赶紧趁热打铁,“那你现在去和老师说一下,我已经联系过他了,就是走个形式而已,一会儿咱两去吃饭,学长请你吃高一找不到的好吃的。来级部就好,我在这等你。需要我和你一起去吗?”
一听有好吃的王源立马抛下一切答应,“不用不用,谢谢俊凯学长,我现在去找老班,五点四十回来。”王源内心无比愉快,这两天是撞到福神了吗,怎么这么幸运,不用军训还有好吃的。
“等一下——”半只脚迈出了门槛,王源又突然被王俊凯喊住。
“会徽。”王俊凯大踏步走过来,手里捏着一个小玩意儿。太阳已经西斜,夕阳打在王俊凯高高的鼻梁下留下一道阴影。王源眼看着王俊凯走过来不由分说地捏起自己校服的一角,有点笨手笨脚地给自己别上别针。王俊凯手法实在是很笨,笨到王源觉得王俊凯弄了一个世纪,均匀的呼吸因为过近的距离打在自己睫毛上泛起一阵涟漪,还带着少年独有的清新味道。
“我怕你扎到。”王俊凯眨眨眼睛,用手抚平王源衣服上刚刚被揪起的褶皱。王源愣愣地看着王俊凯的眼睛,过了十秒钟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脸一下子红透,模模糊糊喊着“谢谢俊凯学长”冲出级部。
怎么会被一个男的撩到!就算是H中男神也不行!王源!王天龙同学!你在!干嘛!还有,王俊凯的鼻梁和眼睛怎么能长的这么好看……王源脚步跌跌撞撞,正遇上同学们队伍解散。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