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矣

啰嗦说教老古董,可能以后成长为叶臻。

给你【1】

王源喜欢谁就会给谁东西。
这件事谁也不知道,甚至王源自己都是东西递出去了才后知后觉。一块糖,一支笔,都能是王源表达好感的小玩意儿。
仍然携着夏日热气的秋风吹过,王源正式成为一名高中生,慢吞吞地拖着箱子走到校门口。
“死期要来了,看到了吗兄弟,地狱之门。”站在身边的发小刘志宏哀嚎。王源瞥了他一眼,“您能说点吉利的吗?”
“我觉得我要狗带。妈妈救我。”刘志宏双目空洞盯着校内的人工河,“你说从这跳下去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一波波人流从他们身边走过,大部分都是一圈家长围着一个孩子,衬得他俩人站这儿有点突兀。王源父母工作忙,开学这天一个在国外谈生意身边一个一个在北京开会,只好他和刘志宏搭伴互相照顾,这小子跟他是邻居从小一起长大就算了,竟然还奇迹般初三那年从吊车尾飙升为学霸考在这所重点中学,还和他分到一个宿舍一个班,他自己倒是大跌所有人眼镜和分数线差了二十多分,最后找关系才过来。
王源无声无息叹口气,挪了挪行李给身边一个少说150斤的慈爱父亲让路。“二文,你再不赶快,咱两就不可能在规定时间内报道再收拾寝室了。这么多被子褥子,你想晚上睡在木板上?”
好不容易一步一步蹭到报道处,刘志宏那儿又出了点状况。王源一脸懵逼地看刘志宏打开自己的行李箱一通翻腾。“你干嘛?”“身份证,好像让我塞到最底下了。”刘志宏哭丧着脸一个劲掏掏掏,报道处老师单手撑着下巴不那么耐烦地咳嗽一声,王源赶忙把自己身份证递过去,顺带翻给刘志宏一个白眼,“你真行。”
好不容易报完道,王源拉着气喘吁吁地刘志宏往宿舍走。说“走”其实也不是很恰当,因为所有的宿舍楼长得都一样,楼号也标得十分不明显,俩人没头苍蝇一样乱转了半小时也没找着宿舍在哪。
“大源,这可咋个办咯……”
“该背时!让你磨蹭没赶上带队的……”王源无奈。
“学弟,需要帮忙吗?”
王源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肩膀,随后便听见一句无比亲切的问话。
“不好意思,学长,你知道6号楼怎么走吗?”
“真巧,跟我是一个楼,我给你带路吧。”学长好像挺高兴?王源稍微抬下头,才和一米八左右的学长对视上,长得可真……好看啊。”
“我帮你拿一点吧,看起来挺重,6号楼不近的。”来人目光投向那一大堆行李和王源纸片人似的身材,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王俊凯,高二二班。”
“那真是……麻烦学长了。真巧,我叫王源,高一二班的。”王源如释重负,拖着刘志宏往6号楼正确方向走。
“学长,你今天……”
“叫我名字就行,学长学长的太生疏了。”王俊凯扭头冲他露齿一笑,王源敏锐的捕捉到王俊凯两颗尖锐的小虎牙,“我们这节课刚好上体育,我就请了假说要去医务室,然后出来透口气。”
“酷。”刚刚还满脸汗的刘志宏仿佛满血复活,亦步亦趋地紧跟王源。
“你们才高一,可不要学,很容易被抓的。”
宿舍楼前也挤满了新生家长,孩子第一次出来上学,当然是非常值得重视的大事,有的家庭甚至爷爷奶奶都请来帮忙收拾床铺。“今年的新生……这么夸张吗?”王俊凯在人潮前驻足,我们去年好像也没这样。身边的一个奶奶正在教育不听话的孙子,一定要把平安符挂在床头。
“一届不如一届。”刘志宏煞有介事地接话茬,引来王俊凯不动声色一笑,“王源儿,你在几层?”
“三楼。学长你呢?”
“那我们还蛮近的,我在二楼。我和你俩一起上去吧。”
于是,入学第一天没有父母陪同,本以为会孤单寂寞冷的王源白捡了个便宜老油条学长,工作量省下一半。王源刚挥挥手送友好的学长出门,耳膜就几乎被刘志宏的嚎叫震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王源你这个妖艳贱货。这是!H中!的!校草!H中!的男神!你!竟然!让他!给你!搬行李!!!”
“啥?二文你吃错药?微博刷多了吧还妖艳贱货。”王源投来看神经病的眼神。
“王大源啊!来学校之前不做好功课怎么行!”刘志宏痛心疾首做了个从兜里拿东西的手势,随即意识到学校并不允许任何形式的手机出现。“H大一大传奇王俊凯,成绩好长得帅,如果我是女生我一定会爱上他的……”
“停——”王源翻个白眼拉开柜子拆开一袋薯片,“哪有你说的那么玄乎。”不过就是心挺善,长得帅了点。
“大源,咱俩好像忘了个事。”
“?”满嘴薯片的王源无心搭理他。
“十一点要集合开会,领军训的东西。”
“那现在呢?”
“十一点二十。”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