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矣

啰嗦说教老古董,可能以后成长为叶臻。

与你并肩 921生贺

北京的冰粉凉虾和重庆的味道不一样。


杯子里的冰块晃动着,哗啦啦地响。甜腻腻的味道让人嘴里发干。是前辈好心买的,碍于面子不能扔掉,王俊凯只好小口小口磨蹭时间,顺便瞥一眼旁边的王源。


以前这几乎是他们每天都要吃的东西。小孩有爱糖的天性,但是要唱歌便不能都揣着糖,只好趁着吃午饭晚饭灌下一碗冰粉凉虾,两个毛茸茸的脑袋凑到一起,解渴,也解了对甜的渴望。


在重庆的日子啊。


“那时你还非常小。”王俊凯记得自己用过这句话形容王源,那时他也并不大,撑着哥哥的小骄傲带着王源在重庆跑来跑去,训练结束逮着空就出去溜达。他知道很多好玩的地方,好吃的东西,乐意带着王源,王源也乐意跟着他。


“啊——爽!”


被夜色笼罩的南滨路没有多少人,地势是重庆出奇的平坦。王俊凯撒着把喊叫,风呼啸着从耳边游走,王源刚也要松开手就被他喊住。


“不行,太危险了。”


“那怎么你就可以?”


“我是大哥。”说着王俊凯就把手搭回去,平平稳稳地骑。王源也就不再和他争论。


那时候的王源太乖了。


王俊凯又瞥一眼低着脑袋的王源,玩手机玩得挺专注哈。


“王源儿?”


“爪子?”


“没得事,就叫你一哈。”


王俊凯心满意足收到王源的一枚白眼,这种无聊的把戏他每次去逗他,都有用。


挺久以前,他有一次翻墙去南开找王源,还被保安抓了个正着。


“小伙子你啷个不走大路啊,找哪个?”


王俊凯磨叽着拖时间直到下课铃响。


“哎!有飞碟!”猛地一嗓子,保安下意识朝天上看,王俊凯随即飞奔着淹没到学生群里。


得知事情始末的王源在男厕朝王俊凯翻了个一模一样的白眼。


“你走大路嘛非要翻墙……”


“刺激。”王俊凯为自己的幼稚行为沾沾自喜,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保安逮到了。


升降台缓缓上升,演出开始。舞台的强光把王俊凯从回忆里拽出来。之后的一切恍若做梦,气喘吁吁回到后台刷新微博,大名明晃晃挂在热搜,强制专注地完成见面会,退场,回到酒店,应付完所有人洗漱回房间瘫倒在床上……耳机里回荡着去年看的一部电影的主题曲。


王俊凯,给我开门。


王源头发滴着水出现在门外,肩膀上白衣被水沁到透明,深夜走廊空无一人。


关了门王源也不说话,推他到床上然后自己安静坐在床边擦头发上滚落下来的水珠。


“王源儿……”


“没事的。”


王源儿极少煽情,这时也只是轻轻悄悄握住他的手,仿佛他是什么易碎的东西,要被好好地呵护。


王俊凯的泪珠险些滚落下来,不是因为受的这些委屈,只是因为王源这时候伸过手来。他知道王源是很会说话的,响当当主持一哥,什么梗都能圆回来,这时候却只挤出这么一句话,脸色苍白坐在自己旁边。


又有水珠滴落在肩膀,凉飕飕的。


王源不喜欢擦头发。之前他们出门通告,都是两个人在一个房间,王俊凯就自觉地监督起王源的生活起居,王源就让他管着,说一句做一句。


“你又不擦头发——小心明天起早头痛。”王源捏着本书,任凭王俊凯拿着毛巾捣鼓他的头发,“不要吹,要擦,让它自然干,吹的话伤害头发。”


“晓得啦。”王源嗯着啊着,猛地回手去挠王俊凯痒痒,两个人在床上疯打,下次依然是王俊凯念叨着给他擦头发。


王俊凯今天晚饭没吃多少,王源松开手从睡衣的兜里摸出一块糖,塞进他手里。


王源一直记得他低血糖,有随身带糖的习惯。



是否被风吹熄了蜡烛

在黑暗独自漫步



不,不是这样。


王俊凯起身“啪“的一声关掉灯,重重摔回床上顺便把王源拉倒。窗外的车水马龙被厚厚的窗帘遮住,耳畔只有王源均匀的呼吸声,空调温度调到最低,被子下两个少年紧紧搂抱着,确认自己并非踽踽独行。


我们还有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讲未来要说的话。再多的苦,现在要勇敢向前走。


心跳的声音被放大无数倍,王俊凯撩开刘海轻轻亲一下王源的额头。


黑暗无边,与你并肩。



十七岁的王俊凯,生日快乐。要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做个有福气的人,有他在你身边毫不畏惧大步向前,成为你想要的样子。

十六岁的王俊凯,有点舍不得你哦,好好长大吧。

当你们看到这篇生贺的时候,我正在衡中晚自习……痛苦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