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矣

啰嗦说教老古董,可能以后成长为叶臻。

到底谁是傻子啊

一辆车速不超过17迈的小破自行车。r16不喜勿入谢谢。

儿时的王俊凯是个霸道的人,至少王源是这么认为的。抢手机,拽衣服,什么活儿他也干的出来,控制权一定要在他手里,走路带风,自带土霸bgm。

只不过这两年不太一样了?

“王源,把饭吃完再碰手机,凉了就再换一份。”

“王源,衣服要收起来,走的时候会很麻烦。”

王俊凯的控制欲依旧很强,只不过从方式强硬变成老妈子式的念念叨叨,让人不得不服从。总有些合理不合理的要求,不答应就一直在旁边磨嘴皮子,轻易不生气。明明在别人那边也没有这样婆婆妈妈,到了王源这立马换一张脸。

真是苦恼。王俊凯从王源身边走过,裤边擦过王源的膝盖,痒丝丝的。自从迈进了青春期,王俊凯眼前的奶团子仿佛变了个模样,随便一个动作都能让他半天移不开眼神。其实并不是王源怎么变了,在王俊凯这就有一层滤镜。

王源还什么都不知道。王俊凯使劲告诉自己。

王俊凯招呼了其他东西。白天总是见面的王源晚上在他的梦里彻彻底底变了个模样。白白的脸蛋儿细长的腿是一样的,亮晶晶的眼神儿是一样的,只不过做出的动作让王俊凯既感觉罪恶又不自觉沉沦。

“哥哥,你摸摸我……”

王源只穿一件开了三个扣的白衬衣,衣角下还能看见白到快透明的内裤边,敞着腿坐在排练室的木地板上。

王俊凯慢慢走近过去,少年的自控力这时总是差得出奇,满脑子的绮念源源不断涌出来,兄弟是什么?丢掉。
蹲下身,王源软软地趴伏在王俊凯肩膀上,可以感受到温热的气息。

“师哥,你看……"王源骨节修长的手从王俊凯的膝盖一路划到腿根。

“师哥,你要源源吗?”王俊凯看着王源把他的裤扣“啪”地打开,几乎是急不可耐地压上去,毫无章法地亲吻舔舐,丝毫感受不到磕在练习室地板上的疼痛。

王源身子一起一伏,两条腿夹住王俊凯的腰发出低低的喘息,被王俊凯紧紧抱住。

“源源,源儿……”

清晨第一道光洒进卧室,王俊凯痛苦地从床上爬起来去洗内裤,这星期的第二次了,王源在旁边翻个身。

“王俊凯你爪子去……"

“我上个厕所,马上回来,你继续睡。”王俊凯握住王源挥过来的手,给他塞回被窝里。

厕所门被轻轻关上,确定没人短时间内会过来,王源掀开被子跳下床脱掉身上的白衬衣。

王俊凯这个傻子,到底谁什么都不知道。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