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矣

啰嗦说教老古董,可能以后成长为叶臻。

鬼娃【二】

“妈,我开玩笑呢……”王俊凯脚下发飘地回到卧室,小孩儿亦步亦趋地跟着,衣摆甩到王俊凯裤边。
自小长在红旗下,从未信过牛鬼蛇神,正溜溜的社会主义好青年王俊凯意识到他正大白天牵着一个鬼时,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原来《鬼娃》真的有根据。
王俊凯欲哭无泪,我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怎么鬼就偏偏来敲我的门,还是个长得圆呼呼的可爱小孩儿。
“哥哥?”
王俊凯抱着书包靠着被子卷没说话。世界观碎了,需要缓冲。
“哥哥,你别害怕。”小孩儿眨巴眼睛纯良的很。
“说吧,你怎么才能消失。”王俊凯甩甩脑袋,来都来了,打发走不就行了。身为一个经常看动漫的中二少年,见过不少这种漫,怎么能真的轮到自己的时候就怂?
又一道闪电劈下来,映得小孩儿的脸惨白惨白。王俊凯这才意识到小孩儿冰凉的小手还在自己手里。
“王源儿?”
“我找不到他了……”小孩儿的眼泪没有预兆,大颗大颗滚落下来,掉在前襟上留下几道深色的痕迹。
王俊凯简直想一头撞死在墙上。
“那什么……你让我想想,我先去吃饭。”
小孩儿乖乖地坐在床头,直到王俊凯打开门出去,眯起眼睛挑了挑嘴角。
成功留下。
“俊凯,你到底发没发烧?”
“我没事,妈。”王俊凯决定把撞鬼的事瞒下来,说出去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被送到精神病院可就毁了。
“妈——我下午能不能不去上学了,我已经不烧了,但是头疼。”
“你这孩子,心思到底在没在学习上……"王妈妈念叨好一会儿,给班主任发了条短信,“药拿了是吧,妈妈今天下午要出差,你在家好好呆着啊,碗愿意洗就洗,不愿意就泡在池子里……”
送走王妈妈打开卧室门的那一刻,王俊凯还在祈祷自己做了一个梦。
王源在“咔哧咔哧”嚼他的薯片,听到王俊凯进来头也没抬。
“为什么你身为一个鬼,什么都吃?”
“不然呢?我不吃香灰蜡烛,味道很奇怪。好吃的我都吃,包括你。”王源扔掉空荡荡的薯片袋子,垃圾桶已经快满了。
王俊凯站在门口半晌没动,他捡回来的鬼不仅击碎了他的世界观,而且吃掉了他用一个月零花钱买来的零食。
“你到底在找谁?”
“忘了。”小孩儿再次朝王俊凯眨眨眼一脸无辜,他知道王俊凯吃这一套。
“那我没办法帮你……"
“你收留我,带我到处走走,没准我就想起来了。”小孩儿往王俊凯小沙发上一靠,显然是打算赖着不走了。
王俊凯很累。
他不该嘲笑《鬼娃》的编剧,也不该嘲笑夏常安。
现在他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哥哥?"
“行……"
王俊凯觉得自己疯了,不但在极短时间内接受世界上有鬼这件事,而且火速收养了一只,鬼还自我介绍说他叫王源。
“那今天下午就领你转转,快点想。”钥匙在锁眼里转动,王俊凯三两步把电梯叫上来,“晒太阳没事对吗?”
“没事。”王源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含含糊糊回答。
天已经放晴,小水洼也和湖面一般波光粼粼。王俊凯低头和王源嘟嘟囔囔讲话,旁边路人一阵侧目,这年头大街上自言自语还长的好看的男孩子已经不多了。
“哥哥,我想吃这个。”
“哥哥,你看那个。”
王俊凯很庆幸,王源似乎可以把他手里的一切食物隐形,他不太想因为身边总有漂浮的逐渐减少的食物上头条。
“别顾着吃啊,你看看这路,想起来什么没?”王俊凯捂着钱包眼巴巴问王源,他已经吃下去一张毛爷爷了。
“没有,吃了那串糖葫芦大概能想起来一点。”王源脸颊鼓鼓的,怀里抱着一桶爆米花。
整整一个下午,除了花光这个月零花之外一无所获……王源似乎对一切食物都很感兴趣,人没找到,吃的倒是买了不少。一直到夕阳洒在两人身上,王俊凯又牵着王源的手把他领回来。
“大概我明天要和你上学去了。”
为什么这个小孩长的这么可爱其实这么可怕。王俊凯拎着王源没吃完的零食,看着他在前面蹦蹦跳跳一脚把鹅卵石块踢开,溅起一片水花,真是苦恼极了。
“老师,王俊凯的作业我给他带回去吧。”
王俊凯的同桌是个很热心的同学,拿着一沓卷子满面笑容出现在王俊凯家门前。
于是王俊凯又拿着作业很虚地回到卧室,“大”字状躺在床上。
这一天经受了太多的折磨,没刷的碗还在池子里面等他,要去照顾新收养的很能吃的鬼不然有可能被他吃掉。
小孩儿并排躺在他旁边。
“今天好累。”
“我也这么觉得。”小孩儿煞有介事附和。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