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矣

啰嗦说教老古董,可能以后成长为叶臻。

鬼娃【一】

有个小孩站在窗前,投下一块影子。风把窗子重重关上,发出“砰”的一声。

王俊凯睁开惺忪的睡眼,隐约看见窗前的人沐浴在月光下。睡晕了吧?

“你好,哥哥。”

话音刚落,王俊凯眼前一黑。




一身冷汗地从梦中惊醒,王俊凯直起身来。不是第一次做这个梦,却每次都是听见小孩的一句话之后醒来,从14年开始已经两年了。同龄男生酣然大睡时,他一次又一次重复这个诡异的梦境,父母无论找多少药,吃多少褪黑素安定都毫无用处。

正是熹微时刻,擦擦额头的薄汗,王俊凯收拾好被子拿起手机。反正离该起床的时间不到半小时也睡不着了,玩儿会也没事。刷新b站,一个不起眼的新番蹦出来。

《鬼娃》。

主人公高中生夏常安从小通灵,能看到各种不干不净的东西。有天碰到个鬼娃娃,本以为它会像其他鬼一样急匆匆与他擦肩而过,没想到鬼娃娃像赖住他似的,死活不走……

王俊凯翻着简介一声嗤笑,老套死的剧情,没劲,现在还有人看这个?

“俊凯——吃饭了!”

“哎,妈我换衣服,马上。”

王俊凯匆匆系上衬衣的扣子把手机扔进书包里。

“昨天晚上做梦了吗?”王妈妈舀着饭念叨,儿子老这样也不是个事。

“没有,睡的挺香的。”王俊凯咬着吐司含含糊糊回答。

青春期的少年需要充足的睡眠。王俊凯撑着头睡眼蒙眬看着黑板,昨晚果然没睡够。

“王俊凯,出去睡去吧。”

青春期遇上更年期果然没好事。王俊凯一句没争辩捏着课本晃出教室门,倚在楼道的墙上。

“你好,哥哥。”

王俊凯猛的抬头又是眼前一黑,头撞墙上了。是个挺可爱的小孩在打招呼。就是说的话有点刺激他的大脑。

“你好小朋友,你怎么没去上课?”

“我不用上课。”小孩儿抬头露出个甜兮兮的笑,弯弯的眉眼圆圆的脸蛋,可爱至极,一下子击中王俊凯的心。

“为什么啊?”

王俊凯干脆蹲下身子和小孩儿平视,反正走廊这会儿没人在转。

“我在找人啊哥哥——"

“王俊凯!”班主任暴怒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你睡醒了吗就来上学?对着空气说什么梦话?”

“老师这儿有个小孩儿,我怕他走丢了。”

“看来你真没睡醒,学校哪儿来的小孩儿?”

扭头一看,走廊空荡荡的。

“抱歉老师,今天我好像有点发烧。麻烦您开张假条我去趟医院。”王俊凯后背一阵发凉强装镇定,那小孩儿刚刚还在这里儿。大白天的,难道撞鬼了?

太阳高高的,不是说鬼都怕阳光吗?刚刚肯定是小孩儿在耍恶作剧……虽然这么念叨着,王俊凯还是搭上公交车,颠簸一个多小时到达目的地。

“小凯。”

屋里的老太太头都没抬继续打她的毛线,一只黑白花的猫晒着太阳蜷在老太身旁睡觉。

“奶奶……”王俊凯迟疑一下把事情来龙去脉讲了一遍,讲完之后自己都感觉有些小题大做。不就是个小孩儿吗。

老太没说话,倒是猫伸了个懒腰到王俊凯脚踝蹭了蹭。

“奶奶?”

“顺其自然,小凯。要留下吃饭吗?”

“不用了奶奶,下午还要上课。”

王俊凯有点沮丧,从门口拎起自己的书包。手还没搭在门把手上,猫一下子横在门前,顺了毛才让走。

奶奶据说对这些牛鬼蛇神到东西很有研究,谁知道特地问了这么一趟什么用也没有。

到站时天有些阴下来,风卷起叶子和路上的灰尘,暴风雨来了。王俊凯加紧脚步,今天的路似乎比往常要长一些,怎么走也走不到头。

小区单元楼门口蹲了个小孩儿,是他在学校看见的那个。王俊凯打了个寒战,小孩儿怎么会到他单元楼下面?

“你在等谁?你住在这儿吗?”想了想王俊凯还是蹲下身子,摸摸小孩儿的脑袋。快下雨了,总不能让一六七岁小孩儿自己待在外面。

“不知道。”

小孩儿长了一双让人心软的杏核眼,好像是要哭出来。

“不哭——哥哥给你糖吃。还记得哥哥吗?”

“哥哥带我回家好嘛?我叫王源,三水源。”

小孩儿小心翼翼把糖块剥开塞到嘴里,口齿不清地跟王俊凯讲话,眼巴巴地看着他。

是谁家走丢的小孩儿吧……放这儿淋了雨让人拐跑就不好了,先带回家躲躲雨,雨停了就送到派出所。

王俊凯认命般牵着小孩儿的手把他从地上拽起来。“你叫王源是嘛?源源要乖乖的哦,雨停了哥哥带你去找人。”

“妈,我回来了。”

“赶紧洗手吃饭。你们老师给我说你去医院拿药了……这孩子怎么也不给我说一声,你自己去医院算是怎么回事?”

“妈,一会儿雨停了把这小孩儿送去咱那派出所,问问有没有人家里丢孩子了。”

王妈妈奇怪地看了王俊凯一眼。

“说什么呢,小孩儿小孩儿的,哪有小孩儿,不会还没退烧吧?”说着踮起脚摸摸王俊凯的额头,“没事儿啊,不会是为了下午不上课捣乱吧?”

闪电划破天空,雷声恨不得震裂人们的耳膜,王俊凯分明感觉到小孩儿抓紧了他的手。

妈妈看不见小孩儿,老师也看不见小孩儿。

只有他能看见。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