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矣

啰嗦说教老古董,可能以后成长为叶臻。

高考

祝贺闯过人生第二道大关的蟹圆,你们每个人都是勇士。

特别随意的随写随发。大写加粗的随便。

没有高考过,出了bug我也不知道。


十八岁的王源今年高考。

印象里每年的高考都伴随着雨水,偏偏到他们这一届出了例外。天并没有多么晴朗,只是阴沉沉的,闷闷的,仿佛把所有的雨水都揉进了空气中,连呼吸都带着潮气。

真热,真晦气。王源心里嘟囔着走进考场,隔绝了校外家长老师的呼喊,校园里格外的静,明明时间足够,每个人却都是步履匆匆。

王源慢悠悠晃到自己的位置上,扔下文件袋用胳膊肘支着头观看考场里的每一个人。他的成绩不算是好到绝顶却也不差,考上个985、211没问题。同龄的男生都是理科好,他却偏偏文科拔尖,常年位居红纸第一张。

这个考场里,几个人能上一本?仍然是漫无目的的瞎想,一走神“砰”的一声,脚底下的水壶被他自己踢到,在安静的考场里响的出奇。

“同学,我帮你捡吧。”

身侧传来声音低低的一句话,王源一偏头,看到个低着身子碎头帘的男生。

“谢谢你啊。”既然那人已经伸手了,王源也就作罢,道了声谢。

大喇叭开始宣读考试注意事项,冗长得让人昏昏欲睡。出乎王源意料的是那男生帮他捡完水瓶以后并没有回到座位上,而是径直走向讲台。

看着挺小的啊,竟然是监考老师。王源偏着头打量那个小监考老师,细细长长的腿,长了双桃花眼。

哎,怎么我们学校就没长得这么好看的老师?王源有点忿忿不平,高中三年眼前晃过的全是秃顶大肚子的教导主任,全校教师的平均年龄45往上。

直到语文卷子发下来,他才逐渐收住那点小心思。

卷子并不难,至少对他来说是这样的,一套题做完基本没什么感觉,甚至写作文的时候王源还能感受到那小监考老师走过去带起来的风有一点点香味,很淡很淡几乎闻不到,却被王源灵敏的鼻子捕捉。

肯定是个处女座。

似乎在恍惚中人生最重要的考试就过去了,转眼只剩最后一场的英语。窗外的蝉“知了知了”地叫,王源心里莫名烦躁。

不行,这时候可不能慌。握着文件袋的指节泛白,王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所有2B铅笔的铅芯都碎成了一截一截的。

怎么可能会这样。王源心里愈加的焦躁,明明之前的几场都没出现这种这种情况,文件袋自己也有好好保存,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盒铅芯摆在眼前,又是那个帮他捡水壶的小监考老师。

“谢谢……谢谢老师。”王源差一点咬到自己舌头。

“好好考试,王源,。”那小监考老师显然是记住了他的准考证上,冷不丁听见自己的名字,王源有点惊讶。

小老师亮晶晶泛着光的桃花眼望着他,王源几乎要脸红了,清晰地感觉到心脏在胸腔中“砰砰”地跳动,连忙低下头嘟囔几句自己都听不懂听不清的感谢的话。

明明是在学校里十分霸气的源哥,怎么就这么怂了呢?王源把一切都归根于考试的紧张。小老师走的一瞬间抬头看见挂在他胸前的牌子。

王俊凯。

英语考试异常的顺利,甚至比模考还要流畅一些。王源答完所有题目一口气检查三遍,差不多没问题是距离收卷还剩半小时。

小监考老师安静地在讲台上坐着,王源似乎都能看见他的睫毛低低地下垂,在脸上打下小小的一片阴影。

又是“砰砰”的心跳声。

赶忙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试卷,脑海里却全部都是那个叫王俊凯的有点帅的监考老师,手里握着的笔一阵一阵地发烫,仿佛还带着递过来时手掌的温度。一点点小悸动吸收了空气中所有的水分一般疯狂的生根发芽。

收卷后王源慢吞吞收拾着袋子,直到教室里只剩下他一个学生才走到王俊凯跟前。

“老师,能把你微信给我吗?”

问完以后王源自己都有一点点后悔,也太直接了,哪有这样的,但是又忍不住期待王俊凯的回答,心跳如擂鼓。

王俊凯笑了笑,露出一对小虎牙,抓住王源的左手在他手背上仔仔细细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

天气已经完全放晴,阳光洒在柏油马路上。王源看着屏幕上自己的成绩幸福得几乎要昏厥过去,分数比最后一次模考高了奖金二十分,够得上志愿学校的最好专业。

电脑提示音响起,是消失几天去判卷子的王俊凯的好友通过通知。

蝉鸣声震耳欲聋,夏天来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