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矣

啰嗦说教老古董,可能以后成长为叶臻。

期待爱(上)

bgm期待爱 林俊杰金莎

2k醉酒产物,希望你们喜欢。大概是初中生的初恋。


马思远第一次注意到Karry其实一点也不浪漫。

升旗仪式国歌响起前的整队总是乱哄哄的,马思远不高也不矮,正好站在队伍的中间,任凭体委把它拽的正一些和前边对齐。毕竟作为刚刚评选上的年级最迷人班长还是要以身作则的。

“敬爱而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冗长的国旗下讲话后是更加无聊的年级主任讲话,啰啰嗦嗦一大堆关于安全早恋和学习考试的问题,马思远站得脚底发酸,不停地给自己换身体重心企图让时间过得快一些。

旁边的班级窸窸窣窣开始移动,是和他们挨在一起的八年级二班。

马思远在一群裹着麻袋一般校服的身影中一眼找到了Karry,那人即使穿着那么丑的校服也修长得和白杨一般。

下星期的升旗,马思远终于按捺不住,在教导主任的废话中轻轻碰了碰旁边女生的胳膊:“哎,你认识那个男生吗?”

女生的目光飘往八年级那边旋即回头,眉飞色舞:“马班长你不知道吗,那是刚从美国转回来的Karry学长……”直到接收到了老班的眼刀,女生才悻悻的闭上了嘴。

马思远确实不知道Karry,但听那女生说的,好像确实挺厉害的。

学校心血来潮搞了社团活动,地点在自习室,其实也就是变相的讲课,看你喜欢什么科目给你讲深一点。马思远坐在第三排的中间,身侧一阵风带过吹得他刘海有点飞起。

老师似乎有点不满有人这样走进他的教室,定睛一看风风火火就来的学生是谁,放弃了训斥的打算。对好学生总是有一些优待的,更何况是他刚刚从美国回来,规矩大概也是不怎么懂的吧,慢慢就好了。

马思远感觉到身后有人落座,莫名心里有点紧张。心里痒痒的想回头看一眼却又碍于上课没办法实践,只好把头埋进书里压下心思研究刚刚的大题。

老师很快就走了,剩下一个小时是自由讨论时间。

有只手在拍他的肩膀,马思远把头扭过去。

“同学,可以给我说一下刚刚在讲哪道题吗?我来的太晚没听到。”

传说中高冷的Karry学长其实很自来熟啊。

马思远接过从后面递来的书一道一道地圈题,对方的书比脸还要干净,马思远暗暗吐槽,书上几乎一个字都没有。

“我叫Karry,你这人挺不错的,交个朋友吧。”

时至今日马思远想起这句话仍然想笑,那时候这么中二的Karry怎么会成为那么多女生的男神,真不科学。

马思远来社团的频率逐渐高起来,其实他也不是很喜欢数学,但几乎每次来都可以看到Karry,出于某种隐秘的心理,十三四岁男孩别扭又难懂的小心思,马思远还是很想看到Karry。

他跟karry偶尔会上课传张小纸条,因为地下的领土是不是踩了对方的凳子争端踢对方几脚,幼稚得很,还会因为伸手接从后面递过来的纸条时碰到对方的手悄悄脸红一点点。他还和karry互相加了微信,每天唠唠嗑说句晚安,好像每天说的话还不够多一样,每天都不落下,放学回家顺的路只有一小段也要走很久很久。

“哎,马班长你知道吗,咱们年级那个谁谁谁今天放学要去和karry学长表白……”

不知道从谁嘴里听见这么一耳朵,马思远心里莫名乱七八糟。他认识那个谁谁谁,年级里出了名爱打扮的那个。下午揣着书去自习室连带着karry也不顺眼起来。

“马思远——”

懒洋洋的声音从后座传来,马思远心里更烦,“干嘛?”

“周六有空吗?我请你吃烤肉。”

“看时间吧。”

马思远模模糊糊地回答,把脸埋进胳膊里。

“不是——马思远你病了?怎么这样?”karry强行把马思远拽起来。

“没事没事……”

这个周五的下午格外的清闲,两节英语课过后全部都是自由活动。自习课空荡荡的只有他和karry两个人,马思远趴在桌子上生自己的气,有人给karry告白你生什么气?好笑。

放学铃响,马思远拿着只写了一半的试卷生气,倚着后面karry的桌子,karry看着马思远脑后的头发若有所思。

“学长——我可以单独和你说句话吗?”该来的还是来了。Karry皱皱眉头跟女生走出去,马思远重重的把书包放在凳子上开始收拾,快步从自习室门口走出去。

有人给karry告白你到底生什么气!真没礼貌。理智这么告诉马思远,但是心里升起来的怒火怨忿和酸意淹没了一切。天空飘起了雨点,马思远的伞落在自习室只好跑着回家,不到半条街便全身湿了个差不多。

Karry会和那个女生牵着手撑一把伞回家吧?想到这竟然有一点委屈,干脆找到个避雨的角落放下书包坐一会儿。

“马思远——你怎么没拿伞就跑了!雨下那么大你傻啊!”雨帘里有个不太清晰的人影跑过来,马思远几乎瞬间便认出是karry,跑得太快干脆收了伞,跟他一样全身湿透。

“你才傻!你有伞还淋个湿透!”马思远一下子蹦起来把karry拉进角落里。

Karry看了马思远一会儿,“噗嗤”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马思远莫名其妙,突然想起来自己还在因什么原因生他的气想不理他,但是看他可怜巴巴冒着雨给自己送伞又不舍得。

“马思远,你跑什么?”karry本想说马思远现在的形象像个斗败了的小公鸡,和他平时的班长形象大相径庭,又怕马思远炸毛生气,只好先捡着重要的问。

“你女朋友呢?”马思远直接跳过karry的问题。

“哈?我什么时候有女朋友?我都不知道。

”karry觉得自己很冤屈,莫名被扣上这么大一顶帽子。

“就是,刚刚给你表白的那个。”

马思远终于还是没忍住说了出来,语气中的酸意满的都要溢出来,还感觉有点难为情,我什么要跟他说这些呢,显得自己吃醋了一样。

“我根本没答应她——”karry迅速反驳,看到马思远眼睛亮了一下随即明白了事情始末,一双桃花眼笑意盈盈。

“你生气了。”用的不是问句而是陈述句,karry笑的像只偷到了腥的猫,露出一对尖尖的小虎牙和对称的猫纹。

马思远愤愤地甩下伞跑了,反正雨也越来越小,留karry拎着两个书包一把伞在后面追。

Karry这个傻瓜,根本不想跟他说话好吗。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