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矣

啰嗦说教老古董,可能以后成长为叶臻。

初夏的风和我想的你

十五六岁少年的小朦胧。现实向。

胡编乱造大哥在北京的某晚。

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停下,王俊凯关掉水龙头是夜里十一点半,在氤氲的镜子上的水汽中画上一个笑脸,趿拉着一双人字拖,慢慢踱出浴室的门。

窗户大敞着,五月的风吹来带着些许的凉意,王俊凯想了想,没去关窗,只是快走两步坐到床上,用厚厚的被子把自己卷了卷,坐着发呆。

其实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比如说包里的卷子——几乎到了能把他淹没的地步,除了作业还有这样那样东西的练习,应付来应付去。再不济还能到隔壁去坐坐,和前辈们聊天学习点经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坐在这儿一动不动。

太安静了。王俊凯仰面躺下,盯着酒店的灯发出白色的有些晃眼的光,想去清理一下浴室又不愿意动弹,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最后还是没坐起来。

有点累,但也不是太累,远没到不能动的程度,只是干什么都没精神。手机响了,王俊凯仿佛精神振奋了一下似的支起身子,是还在重庆的妈妈打电话让他早点休息。

“行——我有分寸,出来多少次了,你和爸也早点睡啊。重庆没下雨吧?”

“没有,你问这干什么,还好几天才回来。”

“没啥。”

闷闷地把电话撂了,王俊凯给自己找到一个新的活动,盯着空荡荡的手机屏幕看,能瞅出一朵花来。

要是,再有个电话……?王俊凯盯了一分多钟,手机屏幕暗了下去,什么也没有。

床,电视,浴室,沙发……都大得令人讨厌,小孩儿赌气似的,一脚把被子踹到地上去,想起来没人捡又自己用腿勾上来,从床的这一边滚到床的那一边,卷成一只蚕蛹。

为什么以前没觉得这个房间那么大?

啊……对了,以前都有王源。

王俊凯把被子扑腾开,趴在窗台上,下巴在玻璃上压得扁扁的。

空气真好,好得都不像北京,王俊凯想起来王源那句“不为北京人民吸几口霾”,有点傻兮兮笑了两声。

月亮很亮很亮,旁边没有一颗星星。不对,还是有一颗的,除了月亮属它最亮了,很显眼。

空气里有王俊凯喜欢的味道,是初夏的晚上的味道。是河水,青草,树木生长和夜里湿气混合起来的清香,还闻得见他刚刚用的沐浴露的味道。

王俊凯不喜欢玫瑰精油味,太腻,也不喜欢酒店自备的沐浴露,各种浓烈的气味,刺鼻得令人生厌。从小他便只是用一种朴素的沐浴露,没太大的气味,但是很让人舒服,还有一个人,也喜欢这个味道。

王源的鼻子可灵着,王俊凯身上的沐浴露味,就他自己能隔夜还闻出来。

王俊凯又忍不住笑,王源好像总是能让他笑,让他高兴。

小孩儿现在应该在写作业?初三怪辛苦的——一个多星期没看见他了?

都一个多星期了。

王俊凯有点颓唐,他以前能天天碰见王源的,现在名气大了反而不行了。他有点烦王源中考,又有点烦这样想的自己,怎么能这样呢。

慢悠悠走到桌子旁边拖过包,随便抽出一张卷子来往上面划拉,突然想起来这是要交给老师的,于是只好又仔仔细细审题——王源这个点在做什么?他应该在做文科,理科的话会困得写不下去,但是……

十二点了,王俊凯的大题只做了一问,什么时候这么磨蹭这么拖延了?

看看手机上的时间,烦躁地把卷子卷了卷,不做了,做不下去,就当放了一晚上假,就说今天太累了。

有点冷,五月还是不够暖和。走到窗户旁本想关掉又改变主意,只留下一条缝。

楼下的灯光很亮——北京还没睡。

点开朋友圈刷了一下,没什么有意思的,有人出去玩了,有人抱怨工作好忙,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王源又去出席了一个活动……为什么不能消停会儿,明明都闭关了。

想了想还是编辑了一条出来。

——今天的月亮好亮好圆。【配图】

十分钟叮叮的消息刷过,都是些夜猫子。调侃他装小清新的,关心怎么还不睡觉的,附和对对真圆的……

没看到他想要的。索性关网听歌,风把浴室的门带上了,发出“砰”的一声响,几乎震碎了门上的玻璃,也险些震掉王俊凯的耳机。

“什么玩意儿……”王俊凯低声抱怨摘下耳机去关好门,没完全擦干的头发滴下的水在衣服上,被风一吹冷飕飕的。

以前和王源一起还会吹头发,这会儿王源没来自己也省了懒,湿着头发吹夜风,明早八成要头痛。

手机响了。王俊凯几乎一个箭步迈过来。

不是王源。明晃晃显示着上海联通,骚扰电话。

泄愤地把手机扔回床上重重地踩着地板回到浴室,王俊凯心里说不出来的不是滋味,这么大个人了,为了这么一点小事一晚上什么也没干下去,说出来都让人笑话。

床上的手机又响了,王俊凯开始赌气没理它,最后还是不情不愿把手机捞起来。

王源晚上十二点多打电话来了。

王俊凯立刻来了精神,迅速清清嗓子,正襟危坐,然后想起来这屋里除了他根本没别人,接通了电话。

“王俊凯?”

“嗯。”

两句话之后有一小段时间的沉默,王俊凯开口:“王源儿,你写作业呢?”

“没,要睡觉了。”

王俊凯很想让他早点去睡觉,毕竟现在也不早了,但是又想起来电话明明是王源打过来的,自己一晚上昏昏沉沉就是想隔了一个多星期以后王源跟他说两句话,哪舍得一句“晚安”把电话挂了。

“学习累吧?”

“还行,没你想的那么严……你那边呢?”

“也是凑合,你知道,不紧不松的,不算很忙……”俩人平常有的是话说,到了电话里倒是憋不出什么来,东扯西扯没个重点。

“等我回去,我请你吃那什么零食,奖励一下闭关好好学习的,但是要定量……”王俊凯声音有点发哑,王源心里一动。

“王俊凯。”王源用拖长了音的重庆调子喊他的名字。

“干哈子哦?”

“我想你了。晚安。”王源说完立刻挂掉了电话,没给王俊凯一点反应的机会。

王俊凯还真没反应过来,回神之后王源已经把电话挂了,留下一个通话结束,通话时间9分21秒。

不专心学习的小孩儿。

王俊凯又笑,眯着眼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好像是刚中了奖一样,抱着手机,看王源的备注照片,十一二岁的王源比划着剪刀手笑得像个小天使,他换了一个又一个的手机,这张照片一直舍不得删掉。还稍微有点羞,好像他那点比肥皂泡还薄的小心思一下子被小孩儿戳破,大哥的脸有点没处搁。

小孩儿现在应该也在偷着乐,为他的那一点小惊喜和小悸动。

王俊凯在些许夜风的吹拂下睡熟了。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