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矣

啰嗦说教老古董,可能以后成长为叶臻。

哥哥和弟弟

一个时空哥哥弟弟的故事。

<p><embed  width="1"  height="1"  src="http://www.xiami.com/widget/61405_1774407942,_1_1_FF8719_494949_1/multiPlayer.swf"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wmode="transparent" allowscriptaccess="never" /></p>


哥哥和弟弟住在山水村。

应该说是,曾经住在山水村。

弟弟家是山水村的地主,哥哥家则是新从城里搬来,一落户便把房子盖在弟弟家边上,哥哥和弟弟成了邻居。

山水村说穷不穷,说富也不怎么富,就是那么一个半吊子的地方。弟弟也就普普通通的长大,没养出地主家孩子的一股小霸王气不说,反倒白白嫩嫩的,也不知是不是被哥哥宠的。

哥哥和弟弟明明不是亲戚,却同样都姓王,八百年前是一家,弟弟满三岁那天傍晚,四岁多的哥哥胖乎乎小手里捏着一块很久舍不得吃的糖朝坐在篱笆旁边的弟弟走过来。

“王源儿,你当我弟弟吧,以后有糖都给你。”

弟弟眼睛亮晶晶地答应了,从此哥哥身后就多了一个小跟屁虫。

山水村的人们提起哥哥和弟弟来,总是“王家那对小子”“王家那对活宝”,仿佛哥哥和弟弟本就是亲生,唯有这么说才能表现出他俩亲近,他俩关系好来。

哥哥对弟弟也的确是喜欢得紧,不知道为啥,对白乎乎的总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弟弟有种亲近感,王家爸爸从城里给哥哥带了巧克力,他第二天一早就得颠颠儿给弟弟送去,然后迎接弟弟欣喜的,有点崇拜的眼神。小小的哥哥不能更受用了。

村里和哥哥弟弟年级相仿的小孩有挺多,平时也都在一起玩,但做游戏的时候,一向是小大人似的哥哥也会玩赖,明里暗里偏袒着弟弟,有的小孩气不过,输了游戏冲着哥哥嚷:“王俊凯!你犯规你玩赖的!你向着王源!”

“王俊凯是我哥哥!就向着我!”王源一下子蹦起来,他不乐意人家这么说他哥哥,哥哥就过来打圆场说下回不这样了,事儿就这么过去,玩两局又旧态复萌,久而久之小孩们也就习惯了,王俊凯是王源哥哥,谁叫我没个哥哥?

“王源儿,别玩了,回家吃饭。”

“最后一小会儿,马上回去。”

哥哥很积极地承担了一个哥哥的角色,尽管他只比弟弟大上一岁多点,却也很有样子,督促起来训起来毫不手软,往弟弟口袋里塞好吃的和一些小玩意儿更是不手软。哥哥觉得弟弟就是要宠着的。

一块儿玩了三年多,哥哥要去城里上小学去,弟弟朝家里哭着闹着不让去,最后还是哥哥给哄好,“源源不哭,再等一年和哥哥一起去上一个小学。”

一起去上一个小学。

弟弟不哭了,擦擦眼泪问哥哥,“ 那你还回来跟我玩吗?”

“一个星期回来一次,源源要等我啊,不许哭,哥哥给带好玩的。”

不就一年嘛,等吧。弟弟露出一个笑脸,“我很快就能追上哥哥,和哥哥上一个小学了。”

七岁的哥哥放心地跟爸爸走了,朝六岁的弟弟挥了挥手,弟弟“蹬蹬蹬”跑回屋里拿了几块糖,塞到哥哥的书包里面。

弟弟不怎么出去玩了,哥哥一走,好像连做游戏也没什么意思。哥哥去城里念书,弟弟就费力拉开书房的门,爬上书房高高的凳子,跟着爸爸学写字,读诗,数着日子等哥哥回来。

哥哥从城里回来便放下包,跟妈妈打了招呼去隔壁找弟弟,一开门就迎来弟弟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是我在书上学的,那些外国人这样说‘欢迎回来’。”

哥哥一下子笑的看不见眼,朝弟弟额头上大大地亲了一口,“源源真厉害!给你带好吃的了。”

日子一天天溜走,一年后弟弟获得了和哥哥一起去上学的权利,开学前一天抱着书包兴奋得睡不着觉。

“哥哥,学校好玩吗?”

“哥哥我能下课去你们班看你嘛?”

“哥哥……”

“睡觉吧,明天你就知道了。”哥哥一只胳膊搭在弟弟肩膀上睡着了,明天要一起出发,弟弟直接住在哥哥这儿。

新学校的一切弟弟都适应的挺好,只有一个地方出了问题。

“王源,为什么你想调到二年级的宿舍?”

“我想和哥哥一个宿舍。”弟弟直言不讳。

“行。”

教会学校的小学宽松的很,哥哥当天晚上便在宿舍看到了弟弟。

“怎么调这儿来了?”

“我给老师说的。”弟弟特别兴奋地蹦到床上,哥哥虽然嘴上没说啥,心里美得冒泡,一个宿舍的还有两个人没回来,弟弟在哥哥床上打了个滚,然后愁眉苦脸地又从床上跳下来。

“咋个咯?”

“我把被子落在校务处了……”

“那咱两个凑合吧,幸亏你这是过来了,要不今天晚上就要挨冻。”哥哥嘴上训着,开始铺床,小小的个儿两三下就把床单拽平整了,弟弟看得一愣一愣的。

“你哥厉害吧?”

“厉害厉害,最厉害了。”

“新来人了这是?”同宿舍的俩人回来看见弟弟有点惊讶。

“嗯,我弟。一年级的。”哥哥没多说,催着弟弟洗漱赶紧睡觉去,给那俩同学看得傻眼,怎么以前不知道王俊凯这么话多?

小学就这么念下来,哥哥直升初中部,弟弟也就跟着直升初中部,认识哥哥的都知道他有个特别宝贝的弟弟,认识弟弟的也都知道王源有个特别好的哥。

“哥——我不想再吃了,这玩意好难吃。”

“你肯定又放学以后买零食去了,我说了多少次别趁我比你下课晚那么一小会儿老是去买吃的你不听,零食和吃饭哪个重要……”

“我吃——哥你别说了,”弟弟举手投降,“而且统共只买过三次好吗,说的好像我天天去一样……”哥哥端着粥碗皱眉头看着弟弟,太瘦了,他都14了了怎么还这么轻,不吃饭跟不上长个子的。

十几岁个子抽条,弟弟对哥哥的称呼也变了,从小时候甜滋滋的一声“哥哥”变成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哥”,哥哥有点没办法,弟弟有点不好管有点不听话了,只能多念叨着他。

城里的枪声响起来,其实仗已经打了两三年了,只不过这儿一直挺安静。形势是一下子紧张起来的,人们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出事儿了。

山水村丢了。日本人来城里前第一个来了山水村。

一开始哥哥和弟弟都不信。谁会信呢?明明不到半月前还好好的。来给传信的是哥哥的一个远方叔叔,站在走廊里,脸上带着凄哀。

“那……人呢?”

弟弟的声音有点发抖,其实俩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了,只不过不愿意承认。

“也……没了。”那人从包里掏出来一堆东西,存折,房本……有哥哥家的也有弟弟家的,没再说什么,走了。东西是费了很大的力气弄出来的,为了报答哥哥的爷爷对他的恩,现在他已经仁义尽致了。

哥哥和弟弟成了孤家寡人。

弟弟趴在哥哥的肩膀上,没有一滴眼泪掉下来,但是哥哥知道他在哭。哥哥脑子里一片空白,机械地收起远房亲戚拿来的那一堆东西然后紧紧搂住弟弟,握住他的手,弟弟手冰凉冰凉的,太多的回忆一瞬间闪过,极小时和父母去公园,给弟弟的第一块糖,第一次放学回来弟弟那个拥抱,父亲少有的两三次教诲……从今以后只剩他俩了。

“不哭了,哥哥在这。”嗓子嘶哑得自己都难以置信,手摸上弟弟柔软的发旋,才感受到弟弟落下来的泪。

上一次哭还是在他去上小学的时候?脑子里盘旋着无数个念头,最后只有垂下手,“哥哥在这,你有哥哥。”

哥哥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从小大人蜕变成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

“王源儿,我要去参军。”

“你疯了,不行。”

“没什么不行的,我必须得去参军。”哥哥看上去是铁了心,只是来通知一下弟弟。

“那我也去。”

“不行——你要在学校,考大学——”哥哥没再说下去,他知道弟弟喜欢写东西,喜欢安静,军队里没有那种条件,而且,他怎么舍得让王源儿在那么危险的地方。

“那你为什么能去?”

“因为……”因为这是唯一的出路。父母双亡,难道要坐吃山空?哥哥没答话,他觉得这对弟弟太残酷了,他眼里的弟弟还是个小孩儿,刚刚失去了爸妈,怎么舍得让他去受苦。

“王俊凯,王源今年十四岁,不是一块糖就能哄过去的四岁。”

“王俊凯,为什么你非得去呢?”

“哥哥……”

王俊凯叹口气,弟弟其实什么都知道,揣着明白装糊涂。弟弟叫他“王俊凯”,很平静很平静。

哥哥拿了初中毕业证就走了,还没十六岁,凭着不错的个子参了军,十四岁的弟弟被他按着继续在学校念书。

突然身边没哥哥了,弟弟有点,应该是非常不习惯,晚上蜷缩在冷冰冰的被窝里,握着钢笔给哥哥写信。

“哥,今天你在军营里累不累?学校里来了检查的,今天一天都没怎么上课。”

“哥,今天咱以前宿舍那个姓张的问我你去哪了。”

“哥,今天我没去校门口买零食吃,但是食堂饭菜真的很难吃。”

“哥,你在干嘛?“

“哥,啥都没有命重要,你可要记住了。”

“哥,其实我特想天天给你写信然后把它们都寄出去,但是我怕打扰了你,你那么忙。”

“哥,我想你了。”

深夜写的信们从未被寄出,只是被塞在抽屉的最里面角落,其实那些也不算信,只是一些小纸条子,寄出去的都是弟弟工工整整写下来的,末尾总是加一句平安,从未提起想你。

哥哥的信总是很简短,他太忙了,忙着操练,或者准备上战场,真的太想立功,太想太想了。

弟弟总有一天也会来到部队的,王俊凯太了解王源了,王源的誓不罢休,死不服输,他必须多做一点,让弟弟少受点苦,弟弟总是要宠着的。有的时候觉得他长大了,有的时候又会觉得他还是个小孩儿,跟那个追在他身后要糖的娃娃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唯一的区别只是他长高了,瘦了。

又一个盛夏到来,弟弟拿着毕业证见到了阔别近一年的哥哥,背着枪,冲他挥手。

“王源儿——”

哥哥更高也更瘦了,比之前黑了一点点,只有一点点。

十五岁的弟弟飞扑到十六岁的哥哥身上,勉强地挤出一句话:“哥,我来找你了。”

哥哥和弟弟便又到了一起,营中有之前的同学便调侃他们两个:“哟,又凑到一块了啊,就知道有王俊凯就一定有王源。”

“我跟我弟,比亲兄弟还亲。”哥哥骄傲地搂住弟弟。

弟弟第一次上战场,表现的出乎意料的英勇,根本不像只训练过几次的新兵,下手稳准狠。

“王源儿,没看出来行啊。”

“那是,你看我哥怎么教的。”弟弟一拍战友的肩膀走了。

晚上开会,排长点名表扬王源同志,哥哥在旁边听得特开心。排长今年三十多岁了,平时对年纪小的颇为照顾,弟弟更是尤为讨人喜欢。

晚上熄灯以后,弟弟悄悄摸进哥哥被窝。

沉默好一会儿,哥哥先张嘴了,“以后……别那么拼命了,太危险了,这不是你以前经常说的吗。”

“哥。”

“嗯?”

“我害怕。我杀人了,他的血流到我身上……我还想报仇,给我爸妈,给你爸妈……”弟弟声音越来越小。

“不怕,我保护你。”

到底,还是个小孩儿啊。

“哥……”

“嗯?”

“睡吧。”

仗并不是每天都打,习惯了也就习惯了,依旧是哥哥看着弟弟吃饭,给弟弟收拾床铺,帮着洗衣服,好像还是上学时的日子,只不过饭菜粗淡了些,床铺衣服简陋了些。

“王同志,衣服我帮你洗吧,你每天怪辛苦的。”

哥哥从衣服堆里抬头,是排长家的女儿,跟他和弟弟差不多大。

“不用了,衣服还有我弟弟的,挺麻烦。”其实哥哥拼了几年,手里掌的权足够找几个理由找个小兵帮他洗衣服,只不过是不乐意把弟弟和自己的衣服给除了家中洗衣妇的外人洗。

“哥,我帮忙不?”

“不够添乱的,你瞎晃悠干嘛呢,看书去。”

弟弟于是搬了个小板凳捧着书看哥哥洗衣服,那姑娘悻悻地走了,哥哥瞥了弟弟一眼,“你这么想洗衣服?”

“才不想洗。”弟弟一脚踢飞一个石块,老旧的凳子腿折了,弟弟毫无防备地摔倒顺带把身后的哥哥也摁翻,好在水盆没扣。

“王源儿……你手按哪里……”弟弟刚从摔倒的惊讶中醒过来,看到自己的手迅速红了脸,没顾上拉哥哥一把兔子似的跑了,胡思乱想着有没有按得很重,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要跑?

弟弟按得并不重。当天晚上哥哥做了一个梦,弟弟攀上他的肩膀,很轻很轻地攀上,两条长长白白的腿环在他的腰上,用很低很低的声音附在他耳边喊“哥哥”“王俊凯”,他能感受到弟弟白嫩嫩圆乎乎的屁股轻轻磨蹭着他那里……早上醒来,裤子里一片狼藉。

“哥,你没睡好吗?”熊猫弟弟遇上了熊猫哥哥。

“嗯,我在想,下一次的作战计划。”哥哥佯装镇定地胡编乱造。

弟弟走了,哥哥颓唐地坐在床上,王俊凯啊王俊凯,怎么办呢,你在想什么,梦到弟弟和自己做这种事,还怎么去见他。

本来作战计划只是胡编乱造,没想到下午就遭到了突然袭击,哥哥心里乱七八糟的,背了枪想让弟弟注意安全却怎么也找不见弟弟的影子,哥哥顾着找弟弟,把自己还在战场上忘了个干净。

“傻子!你不看背后啊!”又是个熟悉的扑倒,哥哥趴在地上闻到一股浓浓的硝烟味,万分惊惶地翻身检查弟弟,佛祖保佑,只撩到一撮头发。

“你干嘛去了!我刚吹了哨你就没影了!到处找人找不到!吓死我了!”哥哥揪着弟弟的脖子怒吼。

“我去找……”

“别说了!下了战场再说,注意安全!”硝烟四起,但是哥哥分明看到弟弟眼里亮晶晶的。

所幸并无多少死伤,晚上哥哥清点人数,弟弟过来拽拽哥哥衣角。

“哥,一会儿,我问你点事。”

哥哥看着弟弟,个子已经蹿到了他的鼻梁,瘦的浑身没几块有肉的地方,昨夜脑海中的景象突然和眼前重合,哥哥红了红脸按捺了一下内心翻涌上来的血气。

“行,你先回去吧,我忙完就来。”

心里仿佛是有小猫在挠,那几个人翻来覆去也对不上数,最后还是一个关系挺好的战友接了他的活儿让他去忙他的。

进了帐篷,弟弟把入口堵得死死的。

“源源……”

“王俊凯。”

“啊?”哥哥没想到弟弟会直呼他的名字。

“你喜欢我吗?”

“我……”话没说完便被弟弟打断,这不过这次不是弟弟的反驳,而是——

弟弟的唇碰着他的唇,然后软乎乎的舌尖碰上了他的虎牙,王俊凯蓦地睁大眼睛,原来弟弟的舌尖是这个味道的,是不是我给他的第一块糖也是这个味的,想着想着便撬开了弟弟的牙齿,胡乱地没有任何技巧地探探这里探探那里,弟弟的舌头仿佛黏在了虎牙上,有点痒,还有点舒服……

一个吻漫长的要喘不过气来,弟弟附在哥哥耳边,“哥,王俊凯,你肯定喜欢我。你知道我去找什么了吗?”

桌上放着厚厚一摞大小不一的纸。“你昨天晚上梦见什么了我都知道……”

哥哥的脸“刷”一下子变得通红。“源源……”

“这一摞东西是你第一年参军的时候我写了没寄出去的——我喜欢你,不意外吧?”

“王源儿,以后所有的存折房本都是你保管,跟我在一起吧。”

“想当年我就是这么被你拐了当弟弟的,现在要被拐一辈子了,你还是老套路,我愿意。”

哥哥看着弟弟,弟弟的眼睛还是和三岁那年一样亮晶晶的,好像什么都没变。

十八岁的王俊凯牵着十七岁的王源的手走向了未来。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