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矣

啰嗦说教老古董,可能以后成长为叶臻。

魏无羡其人

楔子 我与地府  字数2911

 

阴曹地府办事处。

往生厅。

 

“2307!”

“2307号!我们要下班了!”

“哎——就来!”一黑衣鬼匆忙跑进,红色发带在脑后飘扬,惊动满室风铃响声。

案前鬼判官这才抬头,一张无波无澜的青年脸孔,讲话倒是不甚客气,“因何迟到?”

那鬼一怔。

“长官我知!”

“长官,这鬼方才与一小姑娘聊天,因此并未留意通告。”

小鬼强献殷勤,倒引来鬼差侧目,“谁?2307?”

“正是!长官您看,那姑娘正跑远,还可瞧见。“

“那么……倒是个风流鬼了。”

鬼差对此兴致缺缺,而黑衣鬼认为自己应该为此辩解一下,毕竟看这长官的生性刻薄模样,若是厌恶轻薄之人,就是给自己随便投个胎,也不是没可能。

“大人,方才那姑娘,是要向我问路——并非我……”

“我知。“鬼差竟露出少许温和笑意,让黑衣鬼心中一奇。这样,倒是有了些人情味,就连那黑森森的判官笔,也显得顺眼许多。

“所谓风流鬼,流连烟花,喜红绿,厌艰险,自然来不得这地狱十七层。你面相虽苍白,但断无虚浮之样,理应是生前元气大损,一命呜呼所致。”

“那敢问长官,何人能下地狱十七层?”黑衣鬼顺着问下去。

“身负极重杀孽而罪犹可恕。无可恕的,在下面。”

鬼差以笔指向远处地面,方才平整之处赫然出现一黑冷大洞,幽幽散着寒气。黑衣鬼打一寒战。

“看见了吧……不只是你,平常轮勤我们也不愿意上那儿去,怪不吉利的,还冷。“见黑衣鬼笑,鬼差接着补充,”这有什么,地府也是讲究风水的,要么一天到晚霉到家,也是够够的了。“

“我为何,没有下呢?“

鬼差没想到他会问得这样直接,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倒是那小鬼再次插话:“你好大的胆子!向长官盘问前世因果,此为重罪!刚来的时候,不就三令五申强调了吗?“

“阿成,你且退下吧。“

“可是长官——“

“退下!“

鬼差眉间凝聚一股黑气,小鬼立刻遁走。这情形实在令黑衣鬼捉摸不透,按照规矩,小鬼说的不差,的确自己犯下大忌,只是不知这鬼判官,为何不仅没有拍案而起,反倒驱斥那小鬼,像是为自己掩饰罪行。

难不成这风流倜傥,即使在地府也是无往不利的通行证?

黑衣鬼并不记得自己前世容貌如何,也从未在地府见到铜镜类物,只能依靠他人反应暗自胡乱推断。

“非也,你倒是敢猜。“

鬼判官幽幽回答,像是窥透了他的内心。黑衣鬼这下再也不敢造次,洞察人心之力不可小觑。

“小人不敢。“

“不必如此多礼。2305,你可知本官今日为何留你?“

黑衣鬼一脸茫然,他实在不知道自己与这鬼判官能有什么过人的交情,能够让他纵容自己到如此地步。“

“倒是忘得干净——罢了,本官今日,也只是处于出于好奇留你一步看你一眼,你喝过了孟婆汤,什么都不记得才是正常。“

黑衣鬼再不敢嬉皮笑脸。“大人,是我生前做了什么事情与大人有关……”

“这便是明明白白地套我的话了,”判官皱眉, “不过,讲与你无妨——魏公子。”

“我生前姓魏。”

判官不答,只用那黑深眼睛瞥他一下,就将目光挪回案上书卷。黑衣鬼偷眼去瞄,却是一本 无字之书,陈旧发黑的竹简上空空如也。

“肉体凡胎怎可窥见天机。况且,我又不会诳你,老实听着便是。”

黑衣鬼低头不语。

“云梦魏婴,字无羡,母藏色散人师承抱山。幼孤,流落夷陵街头,后为双亲旧友云梦江氏家主江枫眠收养。”

黑衣鬼——这时应该是魏无羡了——闻言咂舌,“好惨的身世。”

“然自幼天资极为聪颖,遂成江氏首席大弟子,与家主之子江澄同……”鬼判官皱皱眉头,”基础信息部越来越差劲了。“

“什么?“魏无羡不解。

“生平,不是事无巨细。弄这么些没有用的废话,全是上面托关系来的些小喽啰,搞得东西也都不三不四,不分青红皂白有用没用往上扔,技术处也不知道弄下去……“判官嘟囔。 

魏无羡直发笑。这地狱倒比他想的有意思些。

“后来?“

鬼判官正色。“后与江澄同赴姑苏蓝氏修习,与其二公子多有交游。“

“幼年遭故少年倒尚可。“

“那么——你不好奇我为何将你留下么?你为何而死?“

“长官教我耐心,我自然平心静气。生死皆为往事,此时此刻我已尽数忘却,说来也不过是在往生之前,满足那好奇心,即使不知,又有何妨?“魏无羡有理有据,倒教那判官无话可说。

“我本一昧期望你是那长情之人,与旁的人会有不同,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罢了,辜负那公子的一番好意。“

“长官这便说笑了。我纵是那长情之人,也回天乏力。还请长官恕婴愚钝。“

话已至此,魏无羡略一鞠躬,等待判官答复。

“倒是大胆。“判官叹一口气,“你身陨后,有一人日日操琴,问你下落。“

“若我恶贯满盈——此为难免之事,怕我卷土重来兴风作浪。“魏无羡每句必接。

判官愠怒。“若是如此,本官自不会留你,更不与你鸡同鸭讲!“

“那是……”

“此人绝非宵小之辈,你可知他一旬为地府贡献多少创收?“

魏无羡哭笑不得,当初看这判官严肃苛刻,实在是他走眼。

“唤你魂者,十几年来数不胜数,只他一人是为安魂,自开始来日日不息。你本是走投无路酿成大祸,关键时刻却仅此一人为你知己,而你至死浑然——“

“长官——“

突兀喊声传遍大殿,魏无羡一个激灵。一小鬼从远处飞来,携一竹简面色姜黄。

“长官,大事不好!“

“上面的红头,十六层加急来的!从那个司!“小鬼看着要哭出来。

鬼判官紧蹙眉头,又很快展开,喃喃,“天意……有我的一环,是么?“

“大人?“

“他们要2305,他在。他本不该在,正常行程本上,他理应以投往轮回,只是我为了……”鬼判官声音越来越小,近乎于自言自语。

“不好意思,那个,是说我么?”

鬼判官前所未有地严肃。

“阿成,把那老太太喊来,让她带上家伙,就说,我们遇上天意了,她知道需要什么。快些。“

“是。“小鬼一秒不敢耽搁。

“什么天意?“

判官沉默,“你马上知道了。”

魏无羡好奇得抓心挠肝,不出半炷香,小鬼果然领来一老太太,手里端着半只破碗,阴风之下,穷酸破烂。魏无羡定睛一看,老熟人。

孟婆为什么来?

刚刚说的,也要他再忘一次?

“年轻人,喝吧。”孟婆声音颤抖苍老。

“叫你喝你快喝,咱们时间有限。”判官不理会魏无羡的一言难尽,在他眼里,那根本不是一万绿色的不明物体,而是一碗清水。

魏无羡壮士断腕般端起碗。

“感觉怎么样?”

“这不是一碗汤?”

“重点是”一“还是”汤“?”

“兼而有之吧。”魏无羡神情痛苦,无法理解长官玩笑。“这个汤,每一口味道都不一样。最后那个太苦了,没喝下去。”

“什——不行,必须走了。”

判官拦下欲言又止的孟婆,拎起仍在咳嗽的魏无羡的衣领大踏步走,没迈两脚眼前风云剧变,大殿俨然已成峭壁,魏无羡二人,正站在崖的边缘,准确来讲,是判官站着,抓住魏无羡衣领,魏无羡两脚悬空,吊在崖壁上。

“啊,这是,这是……”魏无羡呼吸急促语无伦次。

“魏无羡!你本能听见那公子以琴音唤你,可你酿成大错,堕入十七层,那里太黑太深,什么也听不见。”判官语气严厉而急促。

“你本该终日混沌或是直接为人命债堕入十八层,可你偏偏生而心善,以至于管理司无法裁决你为大善还是大恶,最终只能将你划拨边缘十七层。“

“你本来此刻应已投胎进入轮回,万事皆空,可我生而好事,想要看看那公子一世坚守究竟为谁,懂吗——你差一点,只差一点,就回不去了。“

“我这是……要回去了?“魏无羡恍惚,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这明明,这明明不可能。

”轰隆“一道惊雷闪过,似在催促他过于缓慢。

“你——“那好事判官似在犹豫,”回去之后莫要……”

“莫要什么?“魏无羡只觉他声音微茫。

“莫要……”

 

“莫再忘了那公子了。“说罢毫不留恋松手。

“啊——“

莫家庄一破败小屋,魏无羡在一片怒骂中睁眼。

夷陵老祖,重回于世。





全文一周后发。格式致敬才子彭敏。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