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矣

啰嗦说教老古董,可能以后成长为叶臻。

炼金

在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山水国,那里充满了鲜花,阳光与欢笑声,小国王王俊凯和他的臣民们住在那。

王俊凯其实本来不姓王,山水国的人没有姓氏,只有父母赐予的名字。可王俊凯不一样啊,他要成为王,王怎么能和别人一样呢?

最后大家一致决定,就让王成为王的姓氏吧,就这样,俊凯成了王俊凯。

小国王王俊凯十五岁那年遇见了海女巫。长着枯木般手臂海藻般头发的海女巫用苍老的声音告诉王俊凯,他的伴侣将在黄金中诞生。王俊凯坐在王位上陷入了沉思,海女巫的话是一定要相信的,毕竟自己的父皇找到自己母后的过程早已被海女巫言重。可全国上下炼金术士那么多,他的伴侣会在哪呢?

王俊凯想啊又想,直到海女巫被大臣搀扶着颤颤巍巍离去他才抬起头来。第二天全国上下的居民都看到了张贴在墙上的皇榜——国王大婚前禁止民间炼金。

这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可谁又能说半个不字呢。好在王俊凯招了一部分人在皇城,专为皇家炼金,避免了炼金术士们被饿死。渐渐的,人民也就淡忘了这件事。

可是突然有一天,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被抓到了王俊凯的面前。金碧辉煌的大殿里,少年人显得分外的镇定自若,王俊凯看不清他的表情,因为他把头深深埋下去了。

“为什么知法犯法?”皇榜张贴后,从来没人触这个霉头,炼金不是谁都能办成的,他为什么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炼不知道能不能成的黄金呢?

下面的人不回答。王俊凯不高兴了,他不喜欢别人忤逆他,“抬起头来。”

这次那人倒是顺从了。于是王俊凯看见跪在殿下的少年生了一双清润的杏核眼,让他的心轻轻动了一下。

“为什么炼金?”王俊凯挥手示意大臣退的远一些,这样也许少年能更愿意告诉他。

“我是姐姐养大的,姐姐生病了,医生说要药引子,还要钱。”殿下的少年用平和的声音回答,仿佛等待着王俊凯的宣判。王俊凯一下子不落忍了,他并不是铁石心肠的人,既然并没造成严重后果,又没有太多人知道,为什么不饶了他呢?惩罚了他,自己并不会好受。

“你姐姐呢?”

“在家里。”怕王俊凯会把罪名牵连到她身上似的,少年赶紧补充,“炼金是我的意思,他不知道,和她没关系。”

“常务——跟他回去,喊着太医,让他姐姐来京城治病。”王俊凯用柔和的目光望着台下的人,他没料到自己会突然这样心软。

王俊凯扭身走了,没再去看少年的表情。欣喜,或者是惊愕?“他叫什么?”

“回王的话,方才殿下少年名为源,是……”

“不要那么多废话了,明天找个理由,我要见他。”

王俊凯慢悠悠走回自己的寝宫,坐在床边发呆,也不再看今天呈上来的奏折。他仍然想着今天见到少年那双眼,向他的名字一样让人联想起来盈盈的水,潺潺地流经他的手腕与胸膛,自己大概是脑子进了水吧,王俊凯这样想。

可这屋子又哪里不一样呢。

王俊凯闭眼睛在床上打了个滚,然后腾的一下子蹦起来冲向桌子,打鸡血一般搂住桌上那个花纹繁复的花盆,金黄色的胚芽鞘从松软的土壤里冒出头来。这可不是一般的种子,山水国人的宝宝会从自己父母与生俱来的花盆中出生,现在王俊凯的种子冒了头,那便意味着他已经找到了这辈子的伴侣。

那,会是他吗?可他和源根本不熟啊。王俊凯抱着花盆烦恼地想,他确实有点喜欢源吧,可他还没做好准备和一个人共度一生啊。

第二天王俊凯拖着黑眼圈照常上朝。昨天嘱托的大臣果然在朝后把源又带到殿下来。大概是有人为他准备了衣服和房间?王俊凯这一次竟不敢再去直视源的眼睛,于是盯着他的发旋告诉他,可以等姐姐的病痊愈了再离开。

“太医最近正在研究这种病,你姐姐帮了大忙。”

王俊凯面不改色扯谎,假装没看见侍卫与大臣嘴角一抽。

“谢谢王。”

王俊凯迅速瞥向源的表情,捕捉到了他一闪而过的欢喜。

可当王俊凯还没想好如何不落面子的把他的喜欢说出来的时候,源姐姐的病好了。下了早朝王俊凯照常坐在龙椅上等待,却看见源带着姐姐一起跪在殿下,他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袍子,袖边绣了一层绿色的暗纹。

王俊凯知道了,王源是来辞别的。

可他怎么办呢?他刚刚破土而出的种子怎么办呢?那应该是他和王源的宝宝,他会有一双和王源一样的杏核眼吗?

王俊凯不知道王源说了些什么,他的脑子里嗡嗡的响,现在他还没想出来办法,可王源是一定不能走的。王俊凯“忽”的一下站起来,惊倒一片未走净的大臣。王源觉得自己听见了王俊凯的龙袍呼呼作响,那是急速的步行带起的风。

“你姓什么?”

平民是没有姓氏的——王俊凯的话问的没头没尾。

“你以后叫王源。”王俊凯扯住他的袖子,又觉得不够,握住王源的手,去征求他的意见,“行吗?”

第二天皇榜昭告天下,开放民间炼金。

半年后国王大婚,全国上下流水席摆了半月。

又过一年宫中传来婴儿的啼哭声,新生命降临了。


评论

热度(1)